2014年8月7日星期四

錯完再錯


事後回想,渾水哥卡臣仔,當日揚言一注獨沽渣打,不無道理:
內部混亂、重整後架構既亂亦重疊、罰款未完、更弊資本表面OK,但計及潛在壞帳,情況截然不同,每項因素將股價扣減五個巴仙的話,渣打豈非最少要再跌兩成??

渣打昨日強調,管理層支持冼博德,呢句說話形同廢話,做細既,唔通唔捧老細??

渣打需要,是來自主要股東支持。從媒體報道,淡馬鍚未表態、而第二主要股東安本,卻棄冼,要莊,支持主席莊貝思。

錯完再錯,冼博德承認兩年前發生洗黑錢事件後、銀行的監察系統執行並不理想,主動透露紐約金融服務局已經介入,商討有關監察洗黑錢程序。

渣打強調事件受控、不過金融時報話,預計渣打最終要交額外過億美元罰款,而主要股東對冼博德表現深感不滿、認為無就兩年前罰款事件受到教訓。

按此推斷,Sands總隨時半年左右倒數,留底與否完全視乎能否達到今年定下目標、收拾殘局。

二零一一年中期業績,即渣打仲未出事前,半年稅前盈利三十六億美元,今年只得廿三億,即三年內少三成半,反而撥備由四億美元多,急升至今年上半年八億五左右,增幅高達一點零五倍。

由此可見,渣打除盈利能力,及應付罰款之外,壞帳及其資產質素,隨時屬於一個未充份引爆的大炸彈!!

為保盈利年年創新高,渣打資產負債表三年多以來擴大超過兩成,但基於資產質素,及因應監管要求,對資產組合重新劃分,該行風險權重資產RWA今年以來升近一成、更大問題在於已批出的貸款,變成不良貸款個案逐步增加。

上半年,渣打集團不良貸款餘額按年升兩成半,跟去年底比,亦多一成一,多間大行關注,此乃業務進取,內部監控不足後遺症。

無疑,用渣打資本比率超過百分之十計,仍然屬於充裕,但結論充裕之前,不能忽視潛在資產重訂,及構成更多風險權重資產,繼而要求更多資本緩衡問題。

有一點值得一提是,新資本要求下銀行內部風險評估要重新細分,按新標準下為資產質素再進行界定。根據渣打完成Credit Risk Migration,上半年要被重訂及列入最低第十二級別的貸款,較去年年底大幅上升兩倍,即時帶出兩個問題:
一,之前渣打做咩嚟?
二,有幾大影響?

德銀指,結果將呢批第十二級別貸款,假設全數列入不良貸款的話,渣打的不良貸款比率,會由目前百分之二點三,升至百分之四點四,內地跟渣打比,內銀係咪質素好高呢??

的確,撇除數字信與不信,內銀除不良貸款比率低之外,撥備覆蓋率平均兩倍半以上。

唔該睇睇渣打,撥備對不良貸款餘額覆蓋,平均只有五成二,多個地區更出現不良貸款比率升,但覆蓋率下跌情況。

歐智華將加息列入任內暫時最有願景,成功取得投資者歡心。反觀冼博德,在任倒數日子之內,都寄望千萬不要加息,否則好容易出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