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他朝遺撼

22500是否等於佔中鑽石底,一定不穿?

股評人說是;但基金界,分析師似有保留。

據稱,近日多間外資券商歐、美路演,被問最多問題並非現時情況,而是之後如何?雨過後天青,重回穩定?

無一間券商夠膽答有關問題,多數支吾以對。但前大摩首席經濟師謝國忠今日一篇文章,內容值得參考,並且提供一定答案。

謝國忠認為,香港既有問題不根治、樓市結構及政策,仍然未能以市民福祉為依歸,香港一日不會穩定。

按謝氏分析,近日香港情況,大部份原因是年輕人由希望,變成憤慨所造成,而高樓價正是社會動盪根源、普通家庭要窮盡十年薪金,不吃不喝始能置業,尤其年輕人,有什麼希望可言!!

尤其大單位太貴,發展商將單位拆成細,就連蚊型單位亦負擔不來,接下來社會如何?

李嘉誠說,理解學生的理想,但又有沒有想過他們的苦況?以往香港有「公平競爭」環境,但隨著內地資金大舉進入,加上有產同無產之間差距,被拉闊至天與地,年輕人面對的、其實已是現在的遺憾!

無疑,伯南克大印銀紙罪該譴責。但謝國忠認為,香港政府回歸以來,政策一直反覆無常,缺乏長遠眼光,樓市、土地供應犯錯嚴重,整體發展策略亦屬一樣。

以往,香港贏新加坡,如果按多個競爭力、最佳城市、外來專才及跨國企業選址調查,獅城現今贏香港幾條街。

金融時報日前一篇文章提及,單以租金成本,香港輸足九條街之餘,亦嚇怕有意來港外資及專才。

香港九十年代食國企上市一條水,食足廿年,近十年大搞人民幣業務,成績兩睇。

新加坡無香港福份,但懂得運用飛鏢策略,咩都試,結果近十年,匯市交易全亞洲第一,跑贏日本,私人銀行中心地位,力逼瑞士、而近三幾年,更成功招引多間跨國商品公司進駐。

餅,香港夠大;但開始過期。而論款色,新加坡夠多。

阿爺講得岩,深層次矛盾也!!

三幾年前,外媒形容全球三大市場為:「紐倫港」。怕且很快,承任總貴言,會改為「紐倫坡」、或「紐倫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