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4日星期五

造王者

佔領事件以來,印象之中,港股資金流向僅得一個星期淨外流,剛剛一星期,資金淨流入再多一千三百萬美元。

滬港通可能是一個解釋,但佔領事件以來,中國股票資金反而連續淨外流,最新再外流多九億多美元。

香港政府不明朗並非近數星期才發生,但Year-to-Date計,純港股累積淨流入超過十五億美元,同期中國股票今年以來仍然累得近十四億淨外流。

一個市場有改革概念,有區內最具備低殘估值,而另一個市場,市盈率屬於區內頭三大昂貴,亦有本身不斷升溫內部矛盾,何解兩者資金流向表現截然不同?值得思考!!

佔領事件以來既無明顯推低股市,同時間示威越多,新盤銷售反應越強勁,兩個均屬於高度敏感性經濟前瞻指標。

有中環人戲言,除非股、樓大跌,否則政府佔中嚴重影響本港經濟的立論,暫時欠缺說服力。

董先生用心良苦,引用多項數字賞試引證佔領運動對經濟重大,但市場表現提供相反答案。

中環人認為,香港依然可愛,獨特性仍在,但絕非低稅率,低失業率等等。更不要忘記,董生任內曾經再度加稅,失業率之低是建基於人口老化。

回歸以來,如果用另一組數字的話,一,堅尼系數升至超過零點五的四十年高位、二,無論供樓負擔比率、或樓價佔收入比重歷史高位。

從另一角度,兩者才真正稱得上指標上的成就。

連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明亦忍不著在紐約時報抽水,稱梁振英有樣好,就係夠坦白,特別是無意之中披露自己的誠實。

梁振英的確講出了不肯真普選原因: 正是驚「窮人」有票、香港會變窮。

梁振英在接受彭博訪問時指,學生不了解情況,未有熟讚基本法。

但觀乎學聯五子當日與林鄭討論,說有理有據、論述一言中的,到底是誰不了解香港實況? 特別是他看不起的半數低收入人士?

用彭博同一篇訪問內容引述馬世民說法,政府欠缺果斷,及束手無策,才弄成如此地田。

如今首次有建制派議員、在佔領行動展開以來,要求梁振英考慮辭職,田少是否想重施03年迫使阿董下台手段,再做一次King Maker?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