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2日星期三

離岸事情


二萬蚊,二萬蚊,不再是上限。部份分析理解為,中央或人行送大禮,其實不然。

正因如此,中環人指,單單二萬兌換上限取消一事上,不屬於感謝中央範圍。

用八十八層高說法,由下星期一起,兌換不設上限,平盤於離岸市場進行,即二萬蚊上限的放鬆,乃由現時在岸CNY市場,過渡至離岸「CNH」市場。

最大橋妙在於,CNY市場平盤,乃根據人行清算協議規定,但CNH市場並不受此限制。

陳總裁一句「辦離岸事情離岸」,已經說明一切,換言之,八十八層高純粹越過清算協議,而取消上限。

賓卡認為,用CNH名議放寬上限,本應一早有條件做,何解拖到今日,八十八層高才有行動?晝公仔晝出腸,萬事只為滬港通?

市場中人懷疑,滬港通推行,屬於觸發點,但逼切性來自外部勢力。所謂外部勢力,在於人行幅射式不斷增加人民幣離岸清算行數目,當中歐洲月前落戶後,據聞人民幣流量增長急速,令到德霖亦急起來。

目前環球離岸人民幣資金池逾二萬億,香港佔半。香港贏在產品、時間:叫做早幾年起步,但流量及深度,有可能輸。

產品及資金池,兩者處於互動,資金多,先推動產品,但產品之後再多,資金出路增加,又會調轉增加資金池數量。按此計算,香港已屆第二階段。

一個大膽假設,滬港通買A股增加人民幣出路,香港居民大舉增加人民幣,適逢銀行高息爭取人仔存款。息誘之下,港元存款增速,少則放慢,大則減少,即由港元存款轉移至內地。

下星期一起,人民幣變得在港合法投資貨幣獲得確認,金管局同時要打併對抗其他離岸對手,人仔忽然在港又再吃香。獅子錢莊勝哥早前提出港元言論,再三細味,不無原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