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1日星期五

中性

周四,銀行同業市場兩度延長交易,當時市場已認為殊不尋常。

結果,因為資金緊張問題,今日情況更見嚴重,引述內地交易員形容為、情況更糟羔,市價加兩厘仍然未能拆入資金。

終於面對經濟下行風險愈來愈大, 過去兩年來一直抗拒直接減息, 人行終於面對現實。

傍晚公布, 星期六開始下調人民幣貸款和存款基準利率, 其中貸款利率減幅較大, 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4個百分點。

存款基準利率, 就劃一下調四分一厘, 一年期降至2.75厘。

減息後, 貸款利率是2010年底以來最低, 而一次過減0.4厘, 就是08年金融海嘯以來, 最大一次減幅。

雖然狠心減息,不過人行卻解釋,實體經濟「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突出,今次減息是要發揮基準利率引導作用。

有趣的是、人行特別強調,減息並不代表貨幣政策轉向、目前無需對經濟採強刺激措施,當局仍然維持中性操作。

如果減息都不算是寬鬆,真想問小川行長,怎樣才算寬鬆政策?

觸發人行突然減息、是內地資金市場,連續第二日出現緊張。回購利率進一步攀升,7日一度升3厘幾,是8個月以來最大升幅,上到6厘半高位。

接近內地消息向拆局證實,興業銀行確實周四出現資金交收問題,問題源於並非內部資金緊,而是時間錯配。

首先人行隨即運用短期流動機制,興業榜上有名之餘,還有中行及國開行。

國開行作為政策性銀行竟然上榜,既摸不著頭腦之餘,反而造成今日資金市場更混亂。

一開市,無論回購利率及上海同業拆息,均些微上升,但之後,內地資金操盤手發現幾個不對勁地方:
一,原本SLO僅僅涉及五百億、
二,國開行有份,即大件事啦、
三,財政部宣佈拍賣財政存款,但金額亦得五百億,而同日,國有金融機構拍債,即時扯走部份資金。

結果,七日期回購利率由三、變四、再由四變五、變六,最高見過六厘半,較周四收市升超過三厘二、八個月來最大升幅。

十四日期回購利率,三點過後,仍然高企六厘樓上,一日升兩厘。而隔夜質押式回購利率更誇張,周四收一厘三九,今日下晝升至七厘七二。

每逄大時大日,陶爺陶冬總會即時簡評,按陶爺理解,臨年尾,兼下周打新,資金會持續緊,但預計不會重覆十八個月前情況,皆因銀行有經驗,流動性管理較成熟。

陶爺上述大路說法,當然對。銀行有經驗,知咩事,但無經驗的確不是銀行,而是央行及財金官員!!

打從國務院明示、暗示可彈性計算存貸比後,內地即時知道,同業間非金融業同業存貸,一定會納入一般存款計算,正路按內地分析計算,因為分母效應,有可能釋放多五萬多億潛在貸款供應。

明顯,當局只看正面作用一面,但忽略負面效應,可計納存款忽然增加,銀行其實先要繳納準備金,預計涉及近一萬八千億。

結果,變相令銀行鬆綁政策,反而導致要先搶高利息。

二零一一年,人行曾經將保證金存款,納入一般存款,期間曾經減過兩次準備金率作出配合。參考以往的話,內地市場的確賭、人行降存機會大增!!

但剛才提及財金政策錯誤,並非來自堅持不降準那麼簡單。首次,人行一直對市場利率回落,未必傳導致貸款利率市場束手無策、
二,人行對當前貸款息率高企,仍然斷證錯誤,過份相信是流動性短缺所致。

結果,不時定向變相QE,推低拆息,受惠是債券利率,企業發債大增,但因為內地債市規模所限,債券供應升,反而推高番拆息,惡性循環,政策最後得個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