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星期二

成本


市場盛傳,機構大戶操盤手交易檯,主要得兩個櫃桶:左面一個主要存放有關利好股市因素資料,而右面一個相反是載滿利淡市況黑材料,隨時用作發酵做淡。

好一段時間,右面櫃桶上鎖,黑材料紙張變黃,但內容依舊,尤其是涉及內地經濟不利因素。

遠的不說,以剛剛工信部定下今年工業增加值增長目標只得百分之八計,遠比去年百分之九點五為低,從好一面看,是貫徹總理升級轉型,但另一方面,佔三成增長比重工業生產預測大降,或多或少提早預示,國務院工作報告對增長目標,七似乎已屬上限。

十二月份整體工業利潤跌幅加大至百分之八,全年增長百分之三點三,表面上數字難有更大挑剔,亦正如國家統計局解釋,上游行業受原材料價格持續下滑影響太大。這一點,解釋是獲得接納!!

單單留意大數,外界很容易忽略一點:按正路,上游原材料下跌,雖則影響上游工業,從而影響整體工業利潤表現,但同一時間成本理應同時下降,對嗎?

但留意的話,去年全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利潤表現公佈內,最大新聞並不是利潤升幅放緩,而是業務成本2014年,竟然不跌反升,升幅達到百分之七點五;
即代表一,去年工業成本升幅大於利潤、
二,原材料價格幾乎全線高雙位數跌幅,PPI連續三十多個月負數,何解成本會上升???

去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每做一百元生意,成本達到85.64元人民幣,比一三年還要高。

高成本令利潤率跌穿百分之六水平,如果考慮借貸息計成本的話,借錢投資應付生產線等同負回報。

經濟師提出,以剛進行的二十八日期逆回購利率計,較兩年前高出一厘二,上升幅度等同期內廿八日回購利率升幅,意味人行兩年內貨幣政策,及償試推低貸利率,到頭來得個桔!!

短息低,長息升,只怕會做成利率及風險錯配。

利息成本問題,外界仍然較為樂觀,只要減減息,降降準,效用總會有。

反而上游資源成本下降未能傳導至整體生線成本,外界關心可能顯示內地經濟結構其中一個大問題,那是勞動力供應。

去年,全國勞動人口再降三百多萬,最低工資同時持續增加,工資成本升幅已經完全抵銷資源價格下跌利好因素,領導人要推動工業「四點零」,不無原因,但代價當然跟總理創造一千萬就業目標有抵觸,再者生線成本降,內地通縮問題,或更見白熱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