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8日星期三

眨值


瑞士央行失守後,作為全球最後兩個有管理匯率貨幣經濟體、香港及新加坡一直被認為可以堅守匯率政策,不會輕易作出改變。

但面對歐央行加碼量寬、似乎更多經濟體系亦不敵QE壓力,新加坡金管局突然降低貨幣政策區間的斜度,變相限制新加坡元升值幅度,目標是避免通縮風險。

值得注意、今次是當局在2001年「九一一」以來,首次在非常規會議,作出政策改動、反映情況迫切,連四月的常規會議也等不及就要出手。

表面原因當然是期油價暴跌、令全球面臨通縮威脅,但近因亦不可乏視,是歐洲央行加碼推行量化寬鬆措施,迫使新加坡亦採取行動應對。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將管理坡元匯率的貨幣政策區間斜度降低,限制坡元匯價未來的升值空間。當局雖強調會維持坡元匯率波動區間的寬度和中間價不變,但市場已即使作出反應,坡元錄得5年來最大單日跌幅,曾下跌1.6%,同樣創2010年新低。

確實,新加坡由去年11月開始,已步入通縮危機,而過去幾年與本港幾可睇齊的樓市,亦陷入跌價危機。

因此,將貨幣眨值,既有助增強出口競爭力,同時會帶來「進口通脹」,貨品相對提高,有助對抗通縮。

眾所周知,新加坡缺乏利率政策,金管局一向以控制坡元匯率作為貨幣政策工具、調控通脹以及進出口貿易等經濟活動。根據當局的政策,坡元匯率是與主要貿易夥伴的一籃子貨幣掛鉤、而匯率波幅區間一向都是保密。

有經濟師估計,新匯率政策下,坡元每年升值幅度,會由2%、減少至每年升值0.5至1.5%,換言之,仍是升值,只是升值幅度放慢。

先有瑞士央行在歐央行量寬前、不理對國內經濟撓亂,破天荒將瑞郎與歐元脫勾,結果引來貨幣大幅升值三成。

之後有加拿大、丹麥、印度及土耳其央行先後減息,當中又以印度央行最出符意外,連同今次新加坡,已經是今個月以來、第九個放寬貨幣政策的國家。

今次新加坡金管局舉動既事出突然,亦反映環球央行政策背馳下,各國已為本身利益,開始棄守08年以來形成的政策共識,可以預期環球資金、會愈走愈亂,愈走愈極端。

本港作為聯匯制度最後防線,市場都共識現在絕非改動理想時間,但面對美元愈升愈強,必然結果是輸入強美元,令貨幣對其他國家顯注升值,最終大幅削弱競爭力。而人民幣亦面對相同情況,除非當局願意將人仔大幅眨值,否則會對競爭力構成風險,由過去幾日人民幣幾乎跌停,似乎反映、人行已經作出決定。

KC.羅博士認為、新加坡金管局的行動,是要慎防通縮風險,但相信本港的情況不同、熱錢大量流入本港的機會不大,相信未必好受件事影響,畢竟新加坡都是相對細小的國家,不會帶起一個潮流去大家競相貶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