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4日星期二

講就易?

事後回想,渣打錢莊股東確有辦法,「為力挽股價於既倒」,於是乎,炮製出「一炒、二搬」組曲,到目前為止,效果題著!

炒CEO,渣打股價最少由105左右,升至約百二水平,到加上搬總部揣測,再將渣打錢莊掃至約百三元,難道,一炒、二搬,到三抽,下回正式由新CEO宣佈集資?

繼英國金融時報引述兩大主要股東要求遷冊後,對渣打睇淡近一年的摩根大通,忽然轉軚,將渣打錢莊上調至增持評級,理由之一正正是有可能遷冊、搬總部。

幾年前,對於渣打錢莊、以至象球匯豐有需要搬總部討論仍然不絕於耳,高管不斷否認,奈何歐、美監管機構不斷打牌俾兩間銀行上,監管收緊、業務規模控制之餘,上星期財長歐思邦更重手加銀行稅,五年內要由現水平0.156%,加至0.21%。

去年,渣打繳付英國銀行稅金額,相當於稅前盈利9%,成為英國最高稅率企業,但比萊斯、RBS尷尬在於,渣打、或匯豐,英國業務佔比較細,但徵稅卻以整個集團資產負債表規模計。

換言之,總部既然在英國,環球資產亦包括徵稅範圍,摩通計算,加稅後相當於匯豐及渣打2017年額外成本多增8%及13%,矛頭直指,渣打錢莊最受影響。

透過遷冊、搬總部,渣打等同避稅,皆因一旦成事,徵稅只按當地業務比重計,渣打英國業務規模有幾大?眾所周知吧。

西方有西方煩惱、東方亦有東方要求,假設渣打選擇落戶香江或新加坡,兩地目前對銀行資本比率要求,實在不鬆,本港銀行平均一級資本比率約12.7%,新加坡平均更為14%。

相比之下,渣打僅得10.7%,換言之,渣打一搬,資本水平較之同行就會變相由相對最強,降級為相對最弱。

英國規定,要搬要走,閣下負責,但大前題要確保風險管理,交易系統,及電腦系統等能順利安排,如是者,渣打動輒要用最少多以十億計搵地方、搞基建、及其他硬件投資,當然要滿足大批鬼子佬高層額外要求,有違「老冼」節省成本目標。

又再假設渣打好想搬,地區業務佔比香港作為最大單一市場,無疑不二之選,衰在,渣打連見得人中環總部大樓,老早賣予恒隆,難道要堂堂國際級錢莊要進駐觀塘、九龍灣、或大嶼山嗎?

新加坡一定歡迎渣打,以渣打總資產7250億美元計,規模超過晒新加坡銀行合共總和,魚尾獅隨時食滯!!

不過「能力愈大、責任愈大」到時渣打分分鐘要擔負埋「最後借款人」角色!

所以話遷冊絕對係「講容易過做」。但基於最大股東淡馬鍚關係,新加坡仍可能看高一線,但中環口痕友認為,按渣打新興市場業務賣點,分佈及潛力衡量,渣打總部更適應設在印度、或非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