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9日星期一

陰乾

強勁就業數字,能否令耶媽由鴿變鷹?且看下回分解,耶媽到目前為止、依然鷹鴿左右逢源。

有留意的話,局內原本一直視為超級大鴿派,有華爾街無間道之稱的紐約儲備銀行行長「杜德里」,近幾個月不斷重複或警示,指市場低估聯儲局加息時間,其言論之慣切性極為罕見。

或者他是基於好意,再三向原前所熟的華爾街再三提點。

聯儲局加息與否,討論擾攘以年份計,全球資金依然氾濫之際,市場低估加息影響實屬正面,但對加息引申的連串問題,似乎到目前為止,未有充份準備及盤算。

老實,四分一厘利息上升,以現時利率環境,算得係咩!!! 但利率向上周期一旦確立,以持續強美元,影響所及是全球資金大調配。

或直接一點,觸發而成是QE氾濫資金大拆倉!

對區內而言,美國加息不是最大問題,最要害仍然是美元強造成的東向西移,資金由區內回流美國,或其他市場。

股市衡量的市場表現仍然尚可,但區內貨幣其實陰乾式下跌持續,正當市場糾纏於中國2025、或深港通推行時間之際,其實今日區內貨幣血流成河。

坡元為例,跌至2010年6月低位,印尼盾現水平相當於時光回流1998年,馬拉貨幣九年低位,南韓亦要見三個月低‧

巴西原本自作聰明,接連加息推升利率並營造經濟改善圖畫,但巴西雷瓦解跌幅十幾年最大,巴西引證市場一個憂慮,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錢要走、始終要走!

那管你用利率政策息誘資金。東向西移影響不局限於股市及資產市場表現,過去多年高槓桿問題更尤需關注,區內為例,香港及新加坡家庭債務佔GDP已屆新高水平,銀行體系可量度的高槓桿指標外,其實外界一直忽略是影子銀行問題,以為僅僅中國存在,但其實是全球性!

高盛計算,單單美國銀行體系以外的影響銀行信貸規模已達四萬億美元,當地影子銀行佔按揭新批比例,更達四成,而因為表外越見普及,高盛估計,今年起的五年內,單是美國銀行業盈利就額外受影響百一億美元一年。

其他影響銀行因素,包括科技及網上平台,更多渠道可以累積更多資金可以匹敵傳統銀行,而更重要是,全球監管變得情緒化,銀行受太多制肘,正如彭博一段主題新聞亦指,因為香港 金管局步步進逼銀行,令香港非銀行貸款升至歷史新高。

金融海嘯後無耐,多位環球高手預言,全球要製造新一個泡沬以解決舊有泡沬遺留問題,此時此刻再重溫有關睇法,只能但願不會成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