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7日星期一

煙幕


男方要求復合,女方唔夠兩個鐘就「公告天下」,歡迎你回家,咁樣、係咪開放左啲?

彭博專欄,今日就有篇「游子回頭是岸」的書信往來,發信既署名係「Douglas and Stuart」,
覆信個位就簡單稱自己做HKMA。

信中內容不外乎是痛定思痛,早有悔意,唔走好過走之類,較有誠意係話大家分享過「快樂與利潤」,又話應承左「Regina」、唔會趕走星期日留喺既外佣云云。

HKMA回信亦見精簡,「歡迎回來,唔該洗晒未來22年既碗碟!」

書信雖然虛構,但有中環人提出、匯控在星期五下午,先確認有關檢討計劃,本港金管局居然可以在兩小時內,就發出歡迎聲明,以過去88樓既Track record,顯然係非常罕見,甚至可以話有備而來。

當然,好似大細摩提出,以獅子銀行資產負債表係本港GDP九倍,同樣既歡迎聲明,喺一年前的確難以想像。試諗下,匯控如果出事,唔通叫金管局好似08或09年英美國家咁,將匯控國有化咩?

不過今時今日,以大象全球最強資本,跟本唔會構成系統性風險,全世界銀行死晒,應該都輪唔到佢。何況好似沈大師咁講,本港有阿爺呢個最強後盾,如果小川行長都救唔掂,咁應該都係近世界末日。

不可不提,係歐智華本人。眾所周知,佢太座在中上環開食店,早前更被媒體曝光,如果單純由家庭因素出發,將總部留港,似乎又係理所當然。

今次匯控選擇、在兩星期後英國大選前、引爆遷冊炸彈,固然係對現任保守黨政府有一定殺傷力。但與其話係政府報復、似乎係跳草裙舞機會更大。

金融時報形容、而家既卡梅倫政府,當然唔係匯豐個Friend,但換左工黨上場又如何? 事實上工黨已提出係更高銀行稅,甚至威脅對銀行花紅引入新稅種,所以工黨同樣換來更大惡夢。

以保守黨提出銀行稅,到2017年,會由而家交緊11億英鎊、跳升至2017年18億。但如果跟工黨上台,到時匯控要交既銀行稅,更達到23億,比而家要比多一倍。

雖然本港目前係匯控單一最大盈利貢獻市場,不過匯控業務遍布全球,雖然話本港監管環境成熟,但外國少不免會聯想到、香港背後既北京角色。如果亞洲既監管者,理解成匯控是受內地監管,心態上同英國監管,應該有天淵之別!

更唔好講,而家匯控既股東,有四分三是來自歐美、如果將匯控同其他內銀睇齊,恐怕而家獅子銀行享受緊既監管溢價會收窄。

同樣唔合理,係傳出會分拆英國零售銀行業務。分析員直指傳聞幾乎係難以想像,以當地零售銀行業務規模,要找買家根本不容易,何況已設計搬遞到伯明翰,出售機會其實不大。

所以今次遷冊風波同埋分拆疑雲,到底係放煙幕定係「來真」,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數。

遷冊如果只係講緊設施同人材、的確花十幾億美金就可以搞掂。但背後涉及既相關IT、監管因素、風險管理、往往係「講容易過做」,好似FT LEX專欄講,其實大象已經係「無處容身」,香港、大家都唔好太過早開心著、分分鐘只係借橋抽板居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