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0日星期二

托市委員會


老實,如果大摩、高盛、德銀、貝萊德、道富等集體唱好,呼籲投資者低吸港股,市場大多置之不理。

甚至視大行、大戶想高位派貨,但喝求利好消息的內地,卻視為至寶。

內地私募長老、券商、基金寄以股民艷陽總在風雨後,夏日炎炎要建倉,說來言之有物,動之以情,說了穿,再次證明股票市場作為財富建立平台,利益關係大於一切,豈可能不眾志成成托股市。

內地由希望慢牛,到埋怨股市跌幅過急,因為跌幅過急,而忽然著急,綜合而言,基於數點原因:
一,持續下跌,斬倉不斷,恐怕造成系統風險、
二,中國當局成功製造大牛,不足一年變身大熊,面子尤關,
三,股市災了,以後人民幣國際化之道少一道賣點、
四,內地股市跌幅兩成,一比三、一比五槓桿場外配資已死得七七八八;

但要跌一成,由場內券商提供的一比一、一比二槓桿兩融亦要逐步邁向斷頭台,券商大股東為中央,難道要被外界說成中央向散戶斬倉嗎?

昨日廣傳一則手機短訊,指副總理張高麗主持緊急會議,召集人行、證監等部委共商力保四千,但深想一層,內地掌管金融的副總理,不是馬凱嗎?

或者基於四千不能有失的假設,內地正式成立各界同心托市籌備委員會,成員的確來自不同界別。

資金界方面,私募大佬、基金齊已響應發聲、養老基金決定出錢、監管界別有證監會解晝澄清,漏夜安撫,而政策及概念界就廣傳或停IPO,正研降印花稅等等。

朝七午二不斷有利好,在深信政策威力無比之際,或者想想,內地股市現在估值之高,企業資金困難,很大程度上是之前持續暫停新股造成,再停新股,值得慶祝嗎?

又例如國泰君安上調百六隻股份折算率,被打造為重磅利好,但望望香港,每逄大跌市後,聯交所下調期指,及個股期權等按金亦屬正常造法,有咩特別呢?

中國建立牛市,來之不易,要達致健康慢牛,更見困難,政策事少,市場持份者一日不改變本身Mentality,急於升市,急於實現搵快錢心態,各界同心托市籌備委員會,有可能會升格為常設組識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