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0日星期一

暗箭逼官

韋奕禮當年在香港,強硬監管手段為贏得口碑,事隔幾年,強硬監管手段卻是促成韋奕禮提早下台原因。

韋奕禮幾年前由證監會過檔,參與籌組英國FCA金融行為監管局,並成為首任行政總裁,僅僅兩年,韋哥要提早劈炮,觸發點是財相歐思邦預告,他明年任期屆滿後一定不獲續約。

雷曼迷債事件,韋奕禮被大擂大鼓要求負責,他在英國遭遇截然不同,無公開被反對,反過來金融機構連番暗箭殺傷力更大,英國政府在監管、及金融業發展兩者二擇其一底下,最終選擇後者。

連FT亦暗批,韋奕禮雖然做好本分,但他假設所有Banker 均是「壞人」,結果處處樹敵。連FT亦如此重手批評韋奕禮,倒叫人有些意外。

韋哥被暗箭逼官,遺下疑問重重,包括英國當局或多或少由鷹轉鴿,調整硬朗監管作風,再變成憧憬象哥回巢,在在炒想天開。

事情發展至今,最尷尬並非韋哥本人,而是早前他誠邀過檔的前戰友施衛民。

施爺比韋哥更硬朗,以今日英國大環境,既無用武之地,變相亦將自己降格成為有牙,但關在籠內的小老虎。

相比現今歐美視監管如仇家、敵人,香港仍然視嚴謹監管者為英明把關人,市場包青天,到底反映市場監管有待改進,抑或邦彼金融發展已屆盡頭,要監管讓步妥協以作遷就,僅得反思。

以現時歐英市場環境,容不上多幾個韋哥及施爺,「武功.曾」為港為國,倒不如力拯施爺,再向阿爺推薦韋哥,一個鬼子佬不相信的市場,由一個鬼子佬去監管及推銷,效果或者意想不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