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7日星期一

麻煩十國


一個周末,未能洗去市場動盪不安,港股承接仍弱、商品壓力持續、區內貨幣更弱勢未止;

土耳其里拉,一開市又是新低、
俄羅斯盧布,一開市又見多個月低位、
為人熟悉的馬來西亞令吉,一開市又創十七年低位。

馬來西亞金融情況令人關心,但更叫奈人耐味是,令吉報價銀行忽然大減至只有四至五間,交易員認為情況不妙之餘,銀行舉動在在反映馬幣下跌,已觸及銀行流動性問題。

區內及新興市場貨幣下跌,大摩當日預言隨即懸掛腦海。

兩年前,大摩打做脆弱五國主題;
將雷瓦爾、里拉、南非、雙印貨幣,界定為Fragile Five,結果兩年合計,全數上八大弱勢貨幣榜。

有命中率,就有市場,有市場,就有供應,於是繼脆弱五國後,摩根士丹利決定加碼,推出麻煩十國 Trouble Ten:
南非、巴西貨幣繼續榜上有名之外,新加入有俄羅斯、哥倫比亞、智利、泰國、而叫人意外是連一線區內貨幣、南韓及新加坡亦被大摩垂青。

新興市場貨幣跌勢並非新聞、但連一線區內貨幣或受牽連,其中南韓被界定為半新熟市場貨幣,新加坡更三條A主權評級,大摩解釋,兩貨幣被列為觀察名單,美國加息其次,最重要還是人民幣下行因素。

內地啟動憂慮降溫運動,沿用馬駿之餘,亦加入浪漫.陳接力解畫,同一時間IMF最新一份報告再次認為中間價改動,為的是要市場相信,人行並非改行貶值貨幣政策。

但正如德銀所指,人行雖然不故意貶值貨幣,但市場對貨幣貶值預期持續的話,因有變,果仍屬不變。

高盛一份題為:The Year of the Dying Peg,內容稱不上精闢,但引用的瑞郎及人民幣作例同出一徹,兩者都是掛勾貨幣與本幣之間基本因素完全相馳,令至瑞郎早前決定變相脫勾、而人仔亦以中間價強化為由,一次過貶值,及形同重新釘緊一籃子。

The Year of the Dying Peg背後的成因,甚至坡紙走弱持續,身處本港市場中人,似乎要將視野擴闊。

日前,大和亦出了一份報告,開宗明義提到死守聯匯代價要加倍注意。

的確,港元近日相當穩定,但乃建基於聯匯制度本身,而非基本面,套用大和說法,純基本因素的話,港元實被高估。

香港情況跟幾年前算是徹底相反,當日匯價因為聯匯被低估,形成高通脹,高資產價格,輸入跟本港因素不符的貨幣政策,現在或有可能是一百八十度轉變。

穩定並非永恆,當中涉及成本,及對未來構成風險的因素;
美國加息走資與否,並無經驗判斷是否成立,但幾年前銀行體系放貸金額增幅遠比貨幣基礎為大。

背靠祖國另一面是風險傳導,聯匯要變仍然是天方夜談,但信貸風險,特區絕不遜於區內任何市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