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4日星期一

倒退的央改


央改仍在,但已失色。

中環觀察家直言,撇除千言萬語背後,口號式內容的虛浮,稍為將市場定義及功能,近兩年內的變化做做比較,難怪市場中人形容,央改夢仍在,但應有的央改夢或已醉。

二十二個月前的十八大深化改革文本,當時當局將市場介定為要為資源配置起更大作用、政府角色要淡化,而央改就是市場化改革的一部份,性質是輔助。

反觀今日指導意見,主次身份對調,市場已經重新被定性為服務央改,市場再談不上完善資源分配,而再次淪為服待央企抽水。

華爾街日報鮮有的佳作,文章詳細交待2013年11月深化改革後央改牽涉的利益周旋,最後國資委為保權力,淡馬鍚模式不能提、習主席為重溫當日上海主政美夢,央改最後原來是習主席複制當日上汽集團成功故事的工具。

按時序再重溫,十八大後當局對市場主導,化繁為簡的央改其實有過認真:
2013年十一月黨中央頒佈內容後,十二月份上海隨即表明要做大改革、
14年2月,中石化率先出售被視為大肥肉的下游業務、期間貴州出台三年三改大計,未幾再來一次中信重組、
可惜,自去年3月打後,央改已屆空中樓閣,純粹揣測的話,或因中石化賣下游業務牽連大波所致、

二十個月內,股市養活一班央改狂熱份子,股價升,任何央改即使明知效益不大亦被其合理化。

隨著國務院七紙文件,有人會死心,有人仍然繼續天真。

如果當日市場化效率、資源分配完善、提升企業效率及公平競爭目標仍然存在的話,今日嚷著目標要做大做強央企就是開倒車;
如果混合所有制,引入民資是目標,以今日市況,嚴防國有資產流失再繼續掛上口中,固祭是自我設定枷鎖。

而引入新資金,卻集字不提混合經營,形同要民間夾錢請客,卻無點菜權力,恐怕,浪漫總有觸及底線的一日。

發改委強調,央改指導意見奠下政企分家基礎,但指導意見基本原則第一項卻已表明,堅持公有制主導,國有經濟仍然主導,經在濟增長目標牢不可破前題下,央改後的央企怎可能會擺脫國家經濟機器目標?

中環人口痕友認為,若將央改作為股市催化最後燈泡看待的話,中央今日形同換燈泡,但火數已降,所以1+N,N既可等於繼續無窮幻想,亦可簡單理解為N年以後的事。

白一點,有誠意的央改犯不著要大鑼大鼓,具備企業提升旌品及服務的熱誠,及提升股東回報的心才是關鍵,無需要理會到底是央、是民。

可是,內地企業從來是圈錢行先,提升自我,服務小股東一直誠意欠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