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日星期三

逃亡


內地擺明一副資金大逃亡局格,簡單一個滬股通,連續四日淨賣出,規模已近八十億人民幣,個別國企以估值計,已經跌至海嘯價。

六、七倍PE,P-BOOK不足一倍股份彼彼皆是,唔明咩叫市場信心盡失,望望啦!!

風水輛流轉,港元猶如一個棄嬰,搖身升格,現在可愛程度力逼喬治小王子。

西報有記載,八一一以來用盡五萬美元每日上限兌換港紙的內地居民,較之前多七倍。

更甚是,探子回報,個別中小企已指令會計部,除一般營運頭寸以外,一「人」不留。

中小企或非散戶、羊群,簡單一個調查大概理解其調配背後,某大銀行八一一後向企業客戶查問,原來有為人民幣兌換風險對沖,佔比只有三成。

換句說話,更多公司會有類似早前999事件重演。

尋日話口未完,人行再露底牌,一舉一動突顯資金外流已響下警報;故意推高中間價、防風險為名,怕走資為實,種種限制已擴展至正常的遠期合約產品之上,包括中信在內多間銀行更按旨,凡兌匯一百萬或美元以上客戶,一概要總行審批。

內部更同時有黑名單傳閱,不禁要問,這是否走回等同國產外匯管制舊路?

令市場真正感到恐慌是到歐洲時段,到歐洲時段人民幣離岸價與在岸價差距,進一步拉闊至一千點子,反映人民幣要再貶值近2%。

消息引發進一步拆倉潮、大量企業將資金由人民幣轉移至港元,迫使金管局要再向市場注入港元。

計算內地資金外流,除新增外匯佔款變動外、外來直接投資、貿易經常帳、服務經常帳全部包括在內,高盛推算,自從八月十一日以來,內地走資規模可能已達二千億美元。

閣下會問,內地大拿拿三萬多億美元儲備,二千億屬等閒之事。

但唔該睇睇,按渣打計算,過往十五個月內,資金外流中國規模大概有五千億美元,換言之,
內地三星期內走資額已相等於一年零三年月總和的四成,小川哥當然要變身貓王!!!

高盛用慣常計算方式,再加入遺留與誤差一環,大概包括民間走資、或套戥套息資金的話,內地其實自從去年第二季起,不斷有錢走,截至今年第二季總和已達到八千億美金,若加入近日外流二千億左右,無左一萬億架!!

前債王拍檔「埃爾阿里安」說法中肯,按他見解,人民幣中期價改革是市場化一步,但忽略對市場了解及錯誤判斷市場,而去做一個市場化決定,到頭來是破壞市場。

走資加劇皆因貶值預期升溫而起,人行近日舉動為的是對抗貶值預期,單單這一點,再一次證明內地當局規劃綽綽有餘,但市場觸覺水平近零。

用一個數字引證,14年5月至15年7月,人民幣有貶值預期,但未升溫前,內地平均每月走資約330億美元,到七月股市及區內貨幣貶值牽連,走資已經急升單月新高的七百億,小川哥八月搞個貶值派對,在在顯示對資金流向掌握頗有疑問。

渣打撐內地走資其實是藏匯於民,尤其近年民間海外併購大增,民間財富上升,錢其實由外管局,移至內地居民,有關說法跟易鋼貫徹。

但調轉問,走資如果並不構成問題,當局豈會強行干預?

而干預代價,其實都係走資,只不過由整體資金外流,局限而至儲備外流,Reserves outflow!!!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