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4日星期五

悲劇開端

市場及金融政策,一旦淪為政治工具、討價還價籌碼的話,今日眼前各項報價,其實可以好假,假的程度既可以超出實際應有跌幅、又或者,合理價值隨時比現水平更要為低。

各大投資銀行矛頭直指中國儲備降,儲備屬於新興市場最後防線,三萬多億美元儲備仍被大做文章,一句到底,利益猶關。

人民幣越有貶值預期,人民銀行越為干預,儲備就越會下跌,大行以此引申的話,儲備下跌問題不限於內地,整個區內早就因為幣值疲弱,用盡櫃桶底盤川承托。

全球央行坐擁約十二萬億美元儲備,德銀話,單單今年首季至年中幾個月內,已經蒸五千億美元,加息,美元強勢,儲備消耗未完,該行形容,全球已陷入Quantitative Tightening,用意明顯不過。

歐央行德拉吉提前暗示加碼印錢絕有可能,形容為派禮品,實在不明白歐洲情況,吉SIR被誤以為的所謂禮品,實為一個警號,甚至是悲劇的序幕。

首先,歐洲正正式式買債,時間不長,如今火速預留兩碼放水,理應理解為最新階段量寬提早宣告失敗。

其次,觀察家在分析吉SIR加碼印錢的同時,幾乎全數忽略難民問題。經濟學人形容貼切,如果歐債危機是歐元區為首歐洲共同體應對的首個挑戰的話,難民問題已經接力於無形,歐元區為首已由共用承擔債務,進一步引申至共同承擔難民,那還算得上向市場派禮品嗎?

三歲小童喪命一幅照片,實在叫人痛心,火車站難民一幕又一幕,簡單問一個問題,世界家下發生咩事?

德國承諾加建應付八十萬難民難民營,歐盟官員開始呼籲神根公約成員共同承擔,影響由近至遠,歐洲經濟負擔之外,牽涉是整個歐洲地區未來潛在穩定。

敘利亞為主的中東難民無路可走,做難民,或被斬頭?答案是生與死的選擇。

但對不少歐洲國家而言,潛在新移民構成是潛在社會不穩,巴黎、英國近年種種事件可見一班。

英國學者Louise Richardson 幾年前一部巨著,What  Terrorists Want:道出最簡單亦最現實狀況,貪富懸殊、社會不公,只會造就用極端手法的恐佈活動。

08至今,全球恐佈活動有增無減,深層次思考,越要美國耶媽再來一次,其實越自掘墳墓,市場中人仍然陶醉於自身利益之際,有否想過下一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