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7日星期三

儲備


上月,內地儲備減少433億美元,公平一點 ;
一,市場公平預計會少約600億美元左右、
二,若計算匯率變動影響外匯資產組合值因素,上月國家儲備實際減少金額僅為380億美元,因此九月外儲減幅是遠少於預期,僅及市場估計的六成。

周小川勝利嗎?
或如麥格理所言,資金外流情況證明被過份誇大、人民幣貶值被過份高估?
亦未必!!!

嘗試將八一一小貶事件作為人民幣每日交投分水嶺的話,八一一後比小貶事件之前,人民幣日均交易量較之前出現不尋常地多,在岸市場每日增加百七億美元、離岸每日多七十億美元。

換句說話,而由八一一到九月底,整個人民幣在岸及離岸市場,額外交投合共增加3820億美元。

德銀計算過,用八月時數字做標準的話,人民幣額外增加的成交之中,有大約兩成六來自人行干預,因此,將九月平均人民幣交易量數字,再乘以0.26的話,儲備實際理應減少600億美元左右。

而事實上,九月整個人行干預次數較八月為多,當然次數多不代表金額一樣多,但440億美元儲備減少,決不代表干預金額較八月少六百多億美元;
原因一:九月人行利用掉期形式干預據報較多、
原因二:九月中打後,當局不尋常地多次透過離岸市場遠期交易做手腳、
故此,當遠期合約到期後,數字才可以正式反映。

麥格理最大漏洞是,將儲備多少,等同於絕對資金流向,但其實,如果再扣除服務及貿易盈餘因素額外握升儲備的話,九月整體內地資金外流,最少仍有六百億美元。

人民銀行八月時調整中間價,用意是令走勢更市場化,殊不知,卻造就走勢更為央行干預化。

人民幣淡友命喪於干預,外匯儲備數少亦令人誤以為資金外流已近尾聲,但簡單用一個息差因素,一四年以來,人民幣較美元息差優勢已合共收窄介乎二百至二百五十點子,若人民幣真的自然強,真正釋放了價值,那香港銀行犯不著繼續依然高息爭人仔存款,對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