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日星期二

入籃

時光倒流三百六十五日前,我國許下「兩入」宏願;
先摩指,後特別提款權,二中一,達標率五成,總算不過不失。

再一年之後,人民幣成為全球第三大貨幣,佔比10.9%,以比例計算,全球央行於國際結算銀行按特別提款權比重存放儲備,僅僅涉及310億美元等值人民幣。

但基於全球央行目前已手持等值1100億美元人民幣計,所謂入SDR觸發資金流入之說,其實不攻而破。

SDR即時影響有兩大範疇;
包括全球央行於BIS儲備投放,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按特別提款權向國家提供借款。

人仔加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由五變六,借貸成本有變,向IMF申請貸款國家貨幣匯兌風險亦有變,影響最大是萄蔔牙、希臘、烏克蘭、愛爾蘭及巴基斯坦,五國債仔央行有可能要加碼買人仔做貨幣對沖。

人仔入籃,確認中國在金融市場開放是有成績,意味中國在國際市場話語力,不限於經濟,但亦標誌權力與義務。

一朝成為Club house member,一日就要遵守house rules。來日能否成為全球第三大儲備貨幣,用高盛說法,靠自己爭氣!!

中、美或西方博奕,IMF何解持續鬆章成中國之美,理由太簡單,一,打開大門,讓你加入,以後反而易於控制。

二,全球意識到,由美元一面倒主導,只有弊沒有利。

雷曼執笠後,全球流動性緊張,要勞煩IMF額外增發特別提款權,伯南克所制造的流動性,一旦出事,規模之大連耶媽亦難以控制。

全球一直意識到要製造第三條腿的重要性,機緣巧合,金融海嘯由始至終,一直是中國之得。

周小川零九年以題為「開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發表文章,提出超主權貨幣構思,正式向IMF問路闖關,入籃與入摩結局之別,關鍵在於前者成事在人,後者敗於自己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