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星期二

黔驢技窮


一九八零年某日,列根一句Are you better off than you were four years ago?
成功贏取選票,為列根主義寫下歷史。

而習近平主持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洋洋千字公布重點在所的「供給側」改革,即Supple-side economics,正正是列根主義的復辟。

時下文獻亦載,Supple-side economics的演釋,其實最佳例子是列根八一至八八年在任的經濟政策

減稅、減少監管,創造有效資金投放及回報、是列根,及戴卓爾八十年代「供給側」重點在所。

中國全套照搬效果難料,但不能忽略列根及習大大兩者有根本上分別:
前者是政府退出,從而成就市場,後者是政府變身再求介入,進一步淡化市場、列根、戴卓爾當日破解工會,降工資,大舉私有化,大大卻年年要上調最低工資,社會維穩前題下亦豈能實現央企大幅自然縮減?

「供給側」學說基本假設,供應過剩僅為短暫現象,效率及價格向下推動需求,但環顧我國,供應過剩跡象已長達十年,上游通縮歷時三年,先天不足與否不言而喻矣!

列根主義帶來八年繁榮盛世,代價是財赤不斷,要到九十年代中克仔方能短暫收拾。

我國表明,逐步提升財赤率,以今年佔比2.3%,預算1.62萬億計,一旦提升至3.5%,為數不下於當年四萬億。

無疑,我國財赤GDP佔比比歐美來得要低,但債務對GDP比重達244%,較以往長期趨勢高於二十六個百分點,邊說任務要去槓桿,卻又高談提升財赤,自相矛盾又一例證!

內媒形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寫下我國社會主義經濟學新一頁,與其說列根主義中國還魂,倒不如白一點,形容為政策大U turn,改革及保增長次序對調也。

交銀國際洪灝一針見血,在樓價穩定上升勢頭未變下,中央竟然加大谷樓市,不是為增長,所為何事?

黃師傅補充,借去存庫為名托樓市,更借去庫存之名,由中央層面要內房減價,價格向下預期一旦建立,後果惜得其反,盡顯當局黔驢技窮!

一個來得較預期擴張式經濟政策,難怪分析圈開始懷疑,來年增長目標非6.5,而是七。

又要問,擴大增長同時,以我國往績怎有法子去產能過剩?

黃奇帆對於去產能過剩主張令人嘖嘖稱奇,據聞黃市委書記提議房屋建築鋼鐵用量加倍,提升質量為名,實為去過剩。

用黃氏想法,建築要穩固,多用水泥,電力要強,單位發電多用煤,再將黃氏邏輯發揚光大,搞幾個全國市容及潔淨運動,建築提質素強化比併,我國產能恐怕未幾隨即出現強大短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