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8日星期二

寒冬預告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切整定。

近日,市面氣溫較實際官方氣溫數字、來得比預期冷,投資市場亦然,實際轉壞情況部份遠較指數,及其它指標所反映為差。

人人糾纏於國策,寄情於年底一度的粉飾效應,但小環境即使劃得如此美麗動人,老是敵不過大環境隨時一浪打散。

聯儲局加息,廿五點子大不了吧!

但七年首次加息之餘,背後牽涉例如貼現率、超額準備金率、將市場隔夜利率更反映官方指標等安排。

再者,全球無疑氾濫,但氾濫跟市場運行情況從不理所當然構成直接等號。

掉期利率低於官方同年期債息,對上一次零八年發生,同樣意味單單資金及利率市場層面運行,已屆殊不尋常之局。

油價出現七、六、五、四、三或下跌,走勢比銀娛、金沙更可怕。

早有專家揚言,市場之死,死因不在於耶倫,而是油價,當中牽涉正正是債務鏈危機。

實話實說,全球截至上周為止,債務違約有102宗,按年升六成六,數字創出零九年以來最高。

刻下人人話美國安全,惟年內違約個案中,一半正正來自美國,全部屬於油氣相關企業。

油價跌,收益,開支拖垮整個現金流收入鏈。標普計算,十一月份三分二美國相關油氣貸款,於二級市場已跌至劣質邊緣,五月時,佔比仍然只有百分之十三。

換句話,半年來資產市場急速惡化。

油氣公司以外,整個環球企業層面,穆迪話,合共239間公司信貸狀況處於低劣水平,按年上升三成七,而單睇債券,瑞銀話,全球為數一萬億美元債務,正面臨違約風險。

怕未?

違約憂慮同樣令內地在改革、去產能過剩面對進退兩難之局,已報道或證實的資源行業違約,內地最少十宗以上,以過往發債量計,債務違約下一高峰期,大約在明年春夏交替之間,寒冷天氣警告,提早生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