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

關鍵在即

里昂大師兼貪婪與恐懼每周客戶專欄作者伍德預言,耶媽今年某月某日停止加息後,勢會重啟寬鬆。

此話一日未全算城嘩然,而屈指一算,黃金潘、對沖大戶老Ray早已作出先後預言。

市場用行動製造恐慌,炮製加息失誤既成事實,動機是否出自貪婪實在不言而喻。

嘢可以亂食,寬鬆千萬不可亂搞,十三億人口中國市場,目前現狀有眼可見!

余永定,黑田東彥均勸我國盡快資本管理,並非胡說八道。資金外流,貶值限制小川行長貨幣政策運用。

匯率穩定、資本帳開放及貨幣政策運用三大矛盾突顯的同時,內地經濟同時要面對解決產能過剩、保就業、及平穩較快增長困局。

如果資本管制,讓內部問題爆一爆、消一消,極端的另一面或可能是迎來樂觀?

北大學者Michael Pettis在網誌發表論述內地供給側改革詳文,可讀性遠比博士陶冬、毅夫林分析為高。

按老Mic分析,中國經濟舊模式發展的而且確已屆盡頭,首先,結構不平衡已到極點、繼而影響企業資產負債表、全國總債務,在在貫徹張化橋債務佔GDP比300-400%前贍觀察。

從近日官媒、領導言論,樓市去庫存已隻字不提,刺激政策措施已人間蒸發,當局對供絡側動了真情,是為勢所逼,做或仍有希望,不做只會死路一條。

內地智囊近期強調市場,匯價下跌正常,高西慶痛批內地干預及股市發展之際,副主席方星海反過來將干預說成理宜氣狀。

人民日報,新華社將造空中國沒有好結果,包裝成為好友、淡友敵我分明階段鬥爭之局,或多或少證明,內地Ready仍然大有人在。

如果今年銀行壞帳大升、企業違約大增、資本管制、人民幣跌、股市再向下,對很多人而言,也許是世界末日,但對經濟界來說,過到今年,也許大步檻過?

為官者,領導往往鴻圖大計,但更多是流談空談大計,議而不決,最後是連累街坊,一線之差決定,關鍵在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