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

開放社會


將索羅斯炒家身份抽離,大老爺由始至終是波普爾Karl Popper信徙。

大老爺一向不會熟讀投資書藉,財務技巧、圖表分析,Karl Popper巨著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才是索羅斯奉苦神明之作。

Karl Popper原本是馬克思主義信徙,其辨證理論與馬克思一套出發點近似,惟結論不盡不同。

大老爺零九年曾經撰文,詳談波普爾,炒家,社會等等,巧妙而又點到即止是,索羅斯形容過,自己作為對沖基金,套用Karl Popper理論框架,重心並非金錢,而是思想與現實之別。

更令人有趣是,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巨著多次強調,現實中並無能夠證明的百分百事實。

觀乎近日發展情況,老爺被連日圍攻事件,用波普爾框架,索羅斯炒家縱然是事實,但他沽空中國之說,始終屬於無法百分百證明的事實。

由於現實社會難有百分百證明的事實,波普爾好,大老爺好,推祟是一個多元,能持不同意見社會,以此放大的話,即使內地市場,若一早能夠達致多元意見,並非由清一色政策狂熱分子,股市上升瘋狂人士充斥,既有唱好,亦容得下造空者的話,A股也許活得比現在好。

因林行止專欄關係,大老爺兩周前德國雜誌訪問內容被爭相傳閱,而查實,整篇詳盡訪問,提及中國問題只有三條而己。

三條問題,三個答案,大老爺意簡言賅。
首先,中國賣點儲備,或已不再。其實,中國賴以成功的市民對政策信心,亦大打折扣,

索羅斯第二點觀察,慣穿其思考與現實之別的論述,索羅斯形容,以往內地人對政策所知不多,但一切信任。

惟時至現在,是否代表內地人認知開始提升?
二,政策信任背後取決於政策成功,觀乎干預、四萬億、什麼什麼修橋補路,大與土木,效用不足,並進一步沖銷由無數市民組成的市場信任。

索老爺另一重點,強調打貪需要獨立傳媒存在配合,以此引申的話,內地若有誠意改革,去過剩問題,解結構困局,還請內地更獨立客戶分析當前困局重點所在,而非日日政策受惠股,口口聲聲外資要惡搞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