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人貶行動


由小貶,到大貶,在岸及離岸差價破記錄,金融時報形容,情況令人行尷尬,亦顯示在與市場溝通方面、面臨很大挑戰。

老實,此話有欠中肯,皆因自幾星期前,外管局主動「露籃」後,內地「人貶行動」已經變得毫不避嫌,由難以掌握,變為擺明車馬,難道仍可界定為溝通不足嗎?

2016開局三日,大和賴志文行足三日大運,眼見7.5目標步步邁向,內地魯政委亦不甘示弱,揚言一貶貶到7,3,有趣是,內媒報道魯委哥預測時,用盡篇幅極力煲獎其07年對次債預測,敏感的話,在在可視為另類signal。

人貶已成定局,事到如今是貶幅如何?

基於市場不安,而且恐慌,毫無約束貶,後果是貨幣危機,平穩有序去貶,儲備需要相當充足。

適當外匯儲備水平,建基於三大範疇:
一,總額相當於百分之一百短期外債數目、
二,有相當於三個月進口額總和、
三,大概有廣義貨幣M2的兩成、

三者以所佔最大數字為準,套用內地,正正是內地M2水平,兩成計算的話,相當於要4.3萬億美元,較目前3.4萬億美元儲備,結論是不足以應付實行有序貶值期間要的干預彈藥。

高盛今日提出一個觀點,基於油價持續下跌,內地外貿順差只會有增無減,很大程度上提供更大人民幣貶值空間,油價跌、人仔跌、區內跌、連累埋香港!! 成條主線相當清晰。

事到如今,貶值是一切盡在掌握中嗎?貶值就會利好嗎?

綜合外界分析,即使利好,也許是先非常苦,才會有小甜。

貶值過程中產生的儲備及外匯佔款減少,某程度上是QE的相反,即Quantative Tightening。

更甚是,市場信心盡失下,川長只有兩條路可走︰
一,一次過大幅貶值,消耗預期,解決Capital flight問題、
二,任由貨幣波動造成的負面影響、

內地目前金融機構外債3420億美元,非金融機構外債5180億美元,肯定最先死。

不要忘記,踏入2016,首季平均每月到期信託相關產品600億人民幣,另加每月4000多億企債到期,人民日報權威人士僵屍違約論絕非天方夜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