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2日星期五

邪道


由半個月前的一遍興奮,負利率突然變成金融市場的計時炸彈。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早上到訪首相府、與安倍晉三討論負利率的看法,並解釋有關政策的預期效應。

黑田東彥未有透露、安倍對負利率及匯率走勢的看法,只是強調日本經濟及物價波動符合預期,又指「QQE」和負利率,整體壓低收益率曲線。

早前已有報道指、日本政府正召開緊急會議,商討金融市場對策,市場揣測央行會入市干預。

值得留意是,日本央行執行負利率,已有兩星期時間,緣何到今日、才珊珊來遲向首相匯報?

顯然係政策與期望並不一致。

市場出現恐慌情緒、資金湧入日圓、黃金等避險,紛紛拋售股票,終於令全球股市陷入熊市。MSCI全球指數由去年5月以來,累積回落20%,也是2011年歐債危機以來表現最差,當中金融股指數累積跌25%,能源及商品指數更跌30%。

《華爾街日報》提出,瑞典擴大負利率、加上歐洲、日本都推行負利率,其實是弊大於利,不單銀行淨息差會進一步受壓,投資者更是憂慮,這個情況是否反映,央行刺激經濟的能力、已經到極限。

巧合是麥格理亦有類似看法,認為環球央行政策失效,才是猴年股市開局不利原因,其他好像油價下跌、或新興市場受壓,只是關連效應。

麥格理認為,股票投資者今年應接受,今年環境會步入通縮或滯脹,資本市將難以有回報。

有「新債王」之稱的岡拉克批評、負利率對經濟根本是有害企業和民眾,原本以為央行會保護他們的存款,結果可能只是一個騙局。

開市埋位今早訪問關焯照,直指負利率是「邪道」,認為官方利率不應該低於零,因為在通縮環境下,要壓低實質息率,需要負三、四厘,顯然是違反常態。

更甚係令資金難以進行配置,不知將錢泊去哪裡、現在持有股票,幾乎覺得等於持有廢紙一樣。

而過去一周全球有68億美元資金,流出股票市場,累計六個星期流出股市資金達410億美元,已超越去年八月股災期間水平。

相反資金避險、流入貨幣市場,就大幅增加243億美元,流入貴金屬市場亦是六年來第二高水平。

最壞結局、瑞銀指由於憂慮金融動盪會影響民眾信心、以至實體經濟,結果會自我實現經濟衰退的恐慌。

目前市場最後一個希望,出符意料,居然是放到正在放年假的中國身上。

市場目前正觀望,今個月底在上海舉行的G20財長會議,黑田東彥已提出,將尋求G20對市場動盪,作出回應。

匯豐話,市場期望全球可以採取聯合行動,甚至達成類似1985年「廣場協議」的聲明,透過聯手干預,達到穩定目前過分波動金融市場的目標。

到底是否不設實際? 30年來、只有一個廣場協議曾經令金融市場短暫,但1985年以來,又有幾多次聯手行動是真正收效? 投資者「走投無路」,最終居然寄望各國政府聯手干預,是否海市蜃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