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5日星期一

不能說的秘密


周小川無負「全球最佳央行行長」名聲,選擇猴年開市前夕,為匯率政策解畫,時機拿捏之準繩,中環人話再次證明無出其右。

整篇財新訪問,一句說話就是含金量極高,值得細讀,而且小川行長言談誠懇,幾乎聽不出官腔,敢講整個內地財金系統、甚至是整個中央統統,難有如此之高水平訪問。

能夠如此揮洒自如,原因只有一個,就是行長說的都是真心話,不同媒體有不同解讀焦點,與其聚焦小川行長點樣應對人民幣投機活動、以下三個訊息,必需要留意!

第一、對人民幣末來匯率走勢,周小川提出改革的趨勢是堅定不移,不過人行也有耐心、稱改革未到「窗口」時,不要「硬幹」,方向明確但亦不求直線前進。

「耐心」呢兩個字,周小川在訪中再三一提再提,呢點在過去鮮有見佢提及,側面反映,當局的確承認,在外圍風頭火勢之際,「停一停、等一等」,暫停匯改已經係事實。

順帶一提,財新直接問到,人行最近抽緊了離岸人民幣供應,對國際化有何影響? 周小川未有否認抽緊CNH之說,反而提到國際化進程是波浪型前進、如察覺到匯市由投機行為主導,就會重點應對,要到市場回穩,先至繼續前進。

換言之,香港呢個CNH中心要繼續有賣點,就要先清走炒家。

第二句話,就是周小川說的「人民幣改革方向依舊是: 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實行有管理的浮動匯率。」

方向的確無錯,不過所謂「一籃子貨幣」的具體機制,就沒有那麼明確。特別是對一種貨幣的均衡匯率已經難計算、何況是一籃子? 值得留意是、周小川說的是會「明顯強化一籃子貨幣的參考作用,但不是盯著一籃子。」中間的區別其實是相當巨大。

至於最後一點、也是去年811匯改後最為人咎病,就是人行與市場溝通是否出了亂子? 是否不夠透明度? 周小川是正面回應:「沒有人是上帝!!」

周小川的說法,其實是側面承認了自己的限制。「光靠口頭定心丸,是消除不了(不確定性),央行不是上帝、不可能把不確定性都抹掉......所以對不同主體、央行的溝通策略是不一樣。對大眾、重在知識溝通。對貿易商、要引導並穩定預期。對投機者,則是博奕對手,那央行怎可能把操作策略都告訴他們?」

周行長的說法,就是要將大眾及投機者區分出來,未來對投機、肯定是繼續從嚴。但問題是投資和投機,有時只有一線之別,如何區分? 要打擊投機者同時,投資者是否要有陪葬的心理準備? 答案已呼之欲出!

今次訪問登出時機、選擇在上星期環球金融市場巨震之後,中國猴年股市開局之前,實有「定海神針」之效,即時穩定了市場,中環人初步評估,市場對周行長言論普遍感覺良好,顯然資本管制舊路,已經被排除,至少是不會最「Worst Scenario」。

但問題是留下兩個決擇: 貨幣政策及人民幣匯率,好像麥格理胡偉俊稱,其實是Open End,即是保留各種政策選項: 到式是要捍衛匯率收緊貨幣政策、還是要寬鬆政策而承受貶值壓力及資金外流? 或許這些就是周行長所說的「不能說的秘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