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6日星期五

底線


今日起,周小川有過新洋名-Humble Zhou!

個多小時記者中,有備而來之餘,少了內地一貫官威及打官腔,多一分誠懇,表現相當Humble。

Humble周行長今日做出兩個首次:
首次承認有所不足,亦首次間接說明內地儲備底線。

面對老外提問,Humble行長直指,八月匯改未掌握全盤形勢,太多事情未有好掌握,以後一切要事前小心摸底繼而行先。

印象中,內地官員,尤其財金官員鮮有公開認低威,比起官媒、發改委及部份智囊猛烈評擊別國惡意,內地假若多一、兩個Humble Zhou,市場發展及國際形象,未必落得如此局面。

Humble 行長通盤掌握,預先摸底論,某程度上反映內地結構老毛病,理論高手多的是,懂曉市場卻少得很,形成第二大經濟強、一走入國際市場,旋即由巨人變小矮人。

可能因為G20主場,內地營造氣氛之餘,更急你所急,重申人民幣不貶值、中國不會走競爭貶值道路,是公開向喺上海出席G20各國,「拍心口」作出承諾。

明知全球人類關注中國走資,儲備急跌,於是巧炒安排新華社搶閘提問,人行合理儲備水平定義。

Humble Zhou答得有技巧,既無提實數,亦不假大腔,反過來叫大家參考IMF定義,如此一來,某程度上引證外界疑團,中國儲備的確貼近紅線,中國之前匯市干預,落閘打狗,一切是儲備觸及神經而起。

何謂IMF定義?
簡而言之,IMF合適儲備水平,界分三大準則;
一,相當於三個月進口量總和、
二,相當於百分百短期外幣債務總額、
三,相當於M2總數的兩成水平。

第一標準,大概是四千億美元,中國Pass
第二標準,大概要一萬二千億美元,中國Pass
第三標準,大概要4.3萬億美元,中國Fail

打從十二月起,外界早已運用三大標準計算中國儲備底線,綜合而言最少要有介乎2.2至2.8萬億美元,當日李稻葵提出三萬億不能穿,今日周行長答左你,中國儲備的確貼近警戒,仲幻想中國會加快人民幣國際化? 明年再問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