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日星期二

三角矛盾

沈大師或者未必預測到人行突然降準、但佢有個觀察就好值得留意,就係周行長上星期出席中外記者會,突然提到去年811匯改或有不周全。沈大師已即時指出、財金官員肯公開認衰,原因只有一個: 就係目前已掌握大局!

當連恒生馮孝忠或瑞信陶老爺都承認,今次降準係意料之外,其他甚麼早已預期的大行報告不提也罷。反而值得注意係兩大淡友、法興姚煒及大和賴志文,都不約而同指出人行係捕捉了人民幣回穩的最佳時機,在僅有的政策「空檔期」降準,但如果咁樣就引伸到未來會全面寬鬆,似乎想得太多。

確實有趣、大行報告由之前主流傾向話,只會定向寬鬆,忽然一夜間180 度轉軚,變成「234」模式、即係減息降準無三次都有兩次,公信力似乎已經無咩人再關心。

法興將人民幣匯率回穩、完全歸功於周行長最近兩次表態,加上G20寫明無意將匯率競爭性貶值,更令市場深信不疑,但係咪真係政策轉向?

SG有好大保留、認為今次只係「花言巧語」,人行真正要面對的「Trinity」,根本無解決過。

所謂既「三角矛盾」,就係指既要穩定匯率、又要資本自由流動、同埋有獨立貨幣政策,任何讀過經濟學都知,三者不能魚與熊掌共同兼得!

賴志文形容人行政策「亂晒籠」,其實某一程度更反映,是內地政治角力後遺症。國務院對外「要威」、就加快人民幣國際化,就唔理資金外流;相反當穩增長派抬頭,減息降準就出現。

其實小川行長某程度上,都只係可以周旋喺呢啲政治角力上,尋找自己既空間。

值得留意係、人行副行長陳雨露,在中美央行高端對話後表示,願意向紐約聯儲銀行,學習公開市場操作經驗,已經說明各國央行之間協調,其實已演化為有效實施貨幣政策的重要手段。

或者好似瑞穗沈建光所言、人行在G20上海會議後打「第一槍」,在在象徵所謂「新廣場協議」,其實有太多誤解,以為人民幣會重蹈1985年日元一樣作為強勢貨幣。

但實際上新協議是阻止聯儲局過度加息、從而引導美元走弱,令人民幣兌其他貨幣適度貶值、‎以解決「三重矛盾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