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中國奇跡

去一轉貴州,就可以得出中資股可以有兩成升幅,口痕友話,麥格理分析員應該早多兩個月前去,咁可能得出國指有四成潛在升幅,肯定仲爆。

睇完九頁紙報告,形容貴州係「經濟奇跡」,真係「有圖有真相」,影晒高速公路、開山起隧道、仲有高鐵,貴州在在複製中國發展模式: 「固定資產投資」。嫌唔夠Juicy? 唔緊要,比多一個大數據中心、同埋安老概念,仲唔爆!

但有趣既係、即使睇得牛,麥格理都提出一個殘酷現實,就係貴州修橋起路成本平均高出全國三倍!

原因簡單,貴州位處高原山區,平均海拔1100米,素有「地無三里平」之說,可想而知,基建項目成本高,收入低,這種過去依靠地方政府投資推動的舊方式,連麥格理自己都話,單靠基建投資,經濟增長根本難以持久。

其實麥格理報告,係典型先有結論,再去找證據證明自己論點,結果「論證」過程毫無說服力,對中間出現的「反證」又完全置之不會,最後隨便「貼上」一個結論,就係中資股有15至20%升幅,Job Done!

分析員眼見大市反彈、當然不能不轉軚,努力找個理由情有可原,但完全不理會賣豬肉,及做鋼鐵,在升市底下大爆違約,其實債務危機己經逐步成真!

在周日中國高層發展論壇上,前人行副行長吳曉露,同FT 主筆馬丁.沃夫,就中國債務問題,有一場辯論,吳曉露認為中國債務水平,國際間仍屬偏低水平,更重要是中國政府並無外債。

但馬丁.沃夫顯然唔同意,按FT估算,中國總體債務相當於GDP 2.3倍,高於希臘2倍,最令人擔心是企業債務風險,已佔GDP 1.6倍,而且上升速度之快,由05年佔社會融資總量5%,一度飊升至20%以上,已遠超過股票融資。

高盛雖然幫口,話中國信貸風險可控,至少資金外流減少有幫助,不過有調查就指,債務問題相當集重於「殭屍企業」,有大約三分一上市企業的債務,至少是資產的三倍,隨時變成計時炸彈。

所以當小川行長星期日表態,指中國企業負債水平偏高,正在增加經濟風險,至少是罕有有高層表態承認債務問題。

至於他提出以股權融資轉移風險,經濟學上的確無錯,可惜係小川行長實在不太熟悉自己的股民,結果要人行連夜、繼樓市加槓杆之後,再次為自己言論澄清,可能真係連佢本人意想不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