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7日星期一

雄心


有多年出席兩會代表表示,兩會開幕前霧霾嚴重、與去年天朗氣清比較,有好大分別。

由黑資源價格爆升、鐵礦石價格單日破紀錄大升兩成、到恒鼎爆升,以及一眾煤炭股表現,其實已經解釋晒一切:
就係調結構、去產能,已經變成口號式。瑞信陳昌華已斷言,增長及供給側改革兩雙矛盾下,結構性改革肯定放慢。

由習大大首場、就到黑龍江代表團會議,特別關心煤炭業發展,甚至仔細到查問產量及採量,用筆記記下煤炭行業轉型困難,識得國策解讀,已經即刻轉頭追買煤炭股啦。

舊年黑龍江GDP增速、只有5.7%,全國排名倒數第三。由於煤價及鐵礦石價格大跌,多個東北省分GDP增長都跑輸全國,部分更出現負增長,中央真係可以坐視不理?

交銀國際洪灝話、今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長目標,由去年15%下調至10.5%增長,表面係大幅降低,但政府主力的公路及鐵路投資、繼續保持1.6萬及8000億規模,並唔見得有所放慢。

兩難選擇,要改革? 定要增長?

大摩經濟師形容,是困難決定,相信要保增長,政策要進一步加大力度。以今年增長目標定在6.5%至7%,是偏高,相信中央會加大財政政策多於運用貨幣政策。

更令人意外、是工作報告不再「雄心壯志」。德銀話,過去有寫入報告內容的人民幣國際化,以及資本帳開放,均不再提及,反映在資本流出下,中央對資本帳開放更趨審慎。

瑞信同意、政策取向明顯由創新改革轉至重視監管及風險防範,資本帳開放步伐將會放慢,深港通可能要等更長時間先會推行,供給側改革論調亦變得温和。

值得注意係今日公布左外匯儲備數據,跌幅顯注收窄到不足300億美元,比預期好,但代價好明顯就係資本管制。

外管局雖然公開否認落閘、但任何渠道可以將資金調出國外,都已經「此路不通」。

我地跑開兩會同事,都提出今年要解讀總理工作報告,重點唔在有啲咩、而係無左啲咩,好似無左註冊制、無提人民幣國際化、資本帳開放,金融改革顯然已經放到較低層次。

金融時報提出、資本管制雖然可以買時間減少資本外流,但中央如果唔能夠攞出處理殭屍企業決心,中國將再次失去,向全世界恢復公信力既機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