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6日星期三

不振

今日眼見的李小加,由昔日朝氣勃勃,變為目光呆滯,少一分精采,多一點忐忑不安。

成交減少令小加若有所思,滬港股不振更令他有如猛虎變得落寞,一年半接近,開通由期盼,變為例行公事報價,滾動累積,北向部份三千億額度,餘額仍有千七億,南向2500億,尚餘1180左右。

有機制,惟缺乏使用,基於設計本身,大戶寧愛QFII,也不愛滬股通部份,受制於股份選擇,內地散戶寄情創業板,亦無意沾手香江市場。

小加既要成交多,又不淪為賭場,曲線道出港股通部份的深層次矛盾,內地上至私募基金,下至一眾小股民,有炒作概念才是長線價值投資之選,有得賭,才稱得上吸引的資本市場。

基於第一點,小加擬引入新三板,結果失敗,基於第二點,港交所擬引入內地股指,為的是滿足內地賭大細用意明顯。

收緊差價、灌輸長期價值、引進機構投資者,也許未必是互聯互通真正原意,用另一角度,互聯互通越通,而交投越多的話,其實有助分散內地市場風險,尤其更多內地勇猛之士南下操盤,監管風險勢當令香港硬啃!!

乘國家委以重任,港股通成交不振,形同內地市場風險不能疏通。內地家長制,凡事既有指導,亦有保護。

市場及經濟改革,反過來多次被股市綁死,要我國事事暢順,結構改革順利,保留股市存在,繼續有羊群炒作風氣一日,注定失敗。

基於客觀更大命題,中國毋須要股市存在,由香港接收內地股民、大媽,此乃真正原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