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0日星期二

派彩經濟學

一億五千萬頭獎獎金,一千四百萬分之一機會率,巨額派彩,六合彩要買,但是否越早買越好?

Diminishing marginal utility of return乃經濟學入門之一,意即投入與邊際效益的不成比例關係,投入越多,反過來邊際回報越為下降。

相比之下,經濟圈口痕友話,六合彩下注越多,潛在機會率反過來越大。

買七個字,與六個字之別,統計學上機會率必然急升,更甚是,有別於論途生產的實際回報效益,六合彩回報係個過程。

白一點,中獎也許是天方夜談,惟過程至搞珠前一刻、牽引的一堆又一堆白日夢,疑幻似真,千金難求,徘徊虛實之間,撇言之,越早下注,夢越長,越能享用更長時間偶爾作夢。

上回提到,數字上,經濟表現與打劫銀行次數未必有必然關係,但外國有零星統計,經濟表現跟賭博次數是成反比,經濟越差,越多人願意碰運氣。

六合彩未必造福人群,但比投資及其它賭博似乎更公平,更少受干擾;
首次,廿蚊門檻,之後人人機會均等,買馬有馬主「貼士」、臨場落飛,股票通街毒害性強力推介,難道你可以問六合彩臨場監票攞「貼士」!

好一個權威人士既惹來中國經濟政策之辯,亦引發市場一片淡風,套用沈大師質疑,「有無咁岩呀?」,權威人士一日,大行大吹淡風,權威人士誰屬之外,更牽起習、李經濟角力之說。

六合彩好,起碼不會出現權威人士左右搞珠結果,最後,阿星故事勸告,中獎要低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