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1日星期三

禁止之城

「有糊唔食、罪大惡極」,如今之世,豈可以將買股票,當釣大魚,放長線?

放水養魚,套用內地很大程度上,放水實為的是既養債,又養市,奈何,水不流實體經濟,內地長期停留以債抵債之餘,水搞活市場的另一面是泡沬蔓延,風險升溫

中國股市從來只得兩大養份:
資金及概念,以往兩者相互配合,水銀瀉地,復製牛之下,一度自比超歐趕美。

打從影子人出現,兼以內地近日傳出種種政策或規範,當局猶如進行一場去中國特色的股市化運動,簡而言之,其實禁炒風,炒風一禁,中國股市已不再是股市也。

不為經濟及股市而寬鬆說得坦白之餘,在美中資科網強勢回巢,由無限歡迎,變為有意限量又限價,殼股身軀形同空虛,就連主力推動的新經濟範疇,四大虛擬再融資及集資亦傳被叫停。

太有今日的我,打倒昨日之感。

無疑,市場總會大罵我國神經刀,左搖右擺,惟退一步看,我國似學精了,似認知由內地投機者組成的市場,不旦沒有配合政策,便利計劃推行,反而一次又一次幫倒忙,破壞有餘,貢獻有限,既然如此,倒不如對股市活動來一個軟禁式限制

新經濟好、供給側好、製造是炒風,原本約法三章減產能,卻跑去投機亂賭令價格急漲,新經濟之夢,一次又一次製造市夢率,現在阿爺醞釀左叫停、右禁止,說穿了,實在太怕承受不了的市場動盪

賠上金錢再輸掉絕無僅狂聲譽,阿爺中心思想,某程度上是不信任中國市場的表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