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8日星期三

一帶一路


今日政經界焦點,當然係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發表演講。

他指香港在一帶一路發展、擔當重要角色,中央政府高度重視和支持香港參與發展,係中央級別官員首次表明,香港在一帶一路有核心角色。

今日與會講者都不約而同提出、香港雖然較少同一帶一路國家有接觸,但基於香港成熟金融市場地位,相信可以在專業服務及基建融資方面,作出深度參與。

有參與論壇人士表示、張德江提出四個一帶一路機遇,平心而論係客觀兼俱商機,如果可以同時帶來亞投行財資區域中心當然更理想,不過呢個可能需要更長時間先會時機成熟。

當金魚缸焦點只係放錯在深港通時候、中環資深大班已指出,一帶一路真正契機係財資中心落戶香港,重要性不但遠大於兩地股市互聯互通,更可望補充人民幣離岸中心地位。

點解財資中心咁重要? 尤如一間跨國企業既內部銀行,不單管理財資業務相關既投融資需求、風險監控,減低借貸成本,更可以將一帶一路沿線資金匯聚到本港,呢個上海目前都係無辦法做到。

正如財爺講、以每年一帶一路800億美元融資缺口,無理由亞投行唔利用香港呢個咁好金融中心,連滙控主席范智廉都建議,因應基建需求本港應加快債市發展,建議香港與內地可以發展債市互聯互通。

但始終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好多都政治局勢不穩,唔少更無主權評級,過去就發生不少單方面取消合約情況。香港金融界要參與、其實都增加政治風險。

美聯社今個星期有一篇專文,幾值得參考,講緊既其實係2000年代,中國參與南美國家委內瑞拉的國家建設。雙方都基於政治意識形態,認為應加強經濟合作,甚至引入南美洲首條高鐵,當時認為是理想合作模式。

由中鐵集團牽頭,融資逾75億美元,但高鐵項目最終難尾收場,逾期四年都未有進展,到2015年一月中方退出後,就由本地居民組成的匪幫,就將值錢項目搶劫一空。

當地人甚至用「紅色大象」,形容呢啲難尾工程,其實同我地講「大白象」都有些相似。

委內瑞拉當然有本身問題: 國內貪污嚴重、今年估計通脹高達700%,外儲跌至13年新跌,實際已面臨經濟崩潰。

過去油價高漲、貸款比委內瑞拉似乎係無咩風險,不過隨著油價大跌,委內瑞拉提供抵押品已變得毫無價值,中國最後只可以選擇退出。

中國2007年以來、一直支持委內瑞拉經濟,前前後後貸款同投資有650億美元,不可說是少數,但正如一帶一路一樣,當合作項目原因、是基於政治而非經濟理由,像委內瑞拉的難尾風險,不可不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