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9日星期一

權威人士


引述內地文章的計算,去年至今,人民日報上共出現了7次「權威人士」。

再往前數,2014年,14次;
2013年,11次;
2012年,14次;
2011年,18次;
「權威人士」出現次數越來越少,但「權威人士」的分量卻更重了。

猶記得一月初人民日報拋出權威人士大談經濟,期時重點有三:
一,經濟L型、
二,政策主線由需求側變供給側、
三,多次提及讓殭屍企業壽終正寢,
四個月過後,這份有如政策決策話事影子人又再登上頭版,L型不變之餘,對經濟、問題及政策的表述,來得更白,更到肉,比一月份更為有份量。

陶冬陶老爺對權威人士掌握性較強,一月權威一出,老爺就揚言供給側在權威人士筆下,等同意味違約上升、經濟政策實為收緊,奈何二月數字實在差強人意,始令當局急忙變陣,突然推出需求側。

字裡行間,最新人民日報權威人士的表述,利淡大於利好,但對剖析問題及回應市場關注,卻是發出點點正能量。

權威人士明顯衝著外來質疑之聲,並為年初補飛而來。

承認靠了老辦法撐首季經濟,夠坦白!! 有別於國家統計局、發改委不斷義無反顧唱好,權威人士一句新問題也超出預期,實在可圈可點。

何謂新問題,權威人並無明言,但相比一月,權威人在兩個確保工作上,明顯表明「樹不能長到上天、高槓桿必然帶來風險」,多次強調高槓桿屬問題,套用陶老爺說法,政策目標未變,惟具體執行或已暗生變掛。

權威人士眼中,高槓桿必然帶來高風險、股、樓、債、等等投機波動,很大程度上是寬鬆貨幣的結果,為谷經濟,卻造成小事變大事,世上豈有兩全其美,竹蔗兩頭甜?

權威一出,超寬鬆或已告盡頭,其實不限於陶老爺觀察;至少,權威影子人之前,人行季報忽然加上「增強針對性和有效性」九個字、而影子人出現同日,逆回購規模大減、未幾,新華社接力,強調貨幣池水已不少、活水更活入經濟,勢需靠改革破解。

有人會問,影子人是誰?

之前大紀元甚至猜測、權威人士正係習近平本人,但客觀分析就應該機會不大,反而可以為供給側改革定調、會是參與政策制定及部署,最大機會正是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鹤。

按內地運用權威人士一貫造法,權威很大程度是決策層的代表。又有人會問,既然要擲地有聲,幹什麼不正名川長、總理及主席,豈不是更權威,更有說法力?

哈,唯今之世,經濟及市場大混亂,今日不保,難料明日不小保,到時政策跟指導方向預期有誤差,責任豈非更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