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4日星期三

What if?

隨著美國印第安納州初選結果,金融時報寫手斷言:
American politics will never be the same again!!

特朗普大比數勝出後,視印第安納州初選為背水一戰的共和黨屬意出選人克魯茲正式退出,更叫人意外是,未等黨團大會,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已公開稱呼特朗普為「準候選人」,盡顯政治的現實。

既然大勢難擋,共和黨巨頭與其刻意阻撓,倒不如順水推舟‧

富豪Trump篤定代表共和黨出選,問鼎總統,將以往既有以為不可能,變成為可能‧
包括:
打破共和黨重量級政客撐場方可出選傳統;
在毫無主流政商人物及媒體評論支持下,仍然無阻;
而且言論及行為越惹火,票數反過來越多。

七、八個月前,豈會有預示,十一月竟會成為富豪Trump及克太太正面交峰。

意義重大並非在於一男對一女,建制及非建制,偏激或主流之別,而涉及可能是整個美國政治意識形態大逆轉;
十一月對花旗大國而言,也許是民粹主義,力併傳統美國大國際主義。

希拉莉並非Sure win,中間路線兩面不討好,更甚是,選希拉莉,等同讓克林頓王朝復辟,難怪當日Zerohedge形容,希拉莉對特朗普,等同高盛對特朗普。

特朗普冒起,代表右傾勢力抬頭速度之快,遠超所想,歐洲如是,美國如是。

同一時間,希拉莉對手老桑一派社會民主思緒連番偷襲成功,一右一左、分野明顯,歷史告之,並非好兆頭也。

If and only if,假如富豪Trump當上總統又點?
老練如巴菲特,對希、普之爭已變得支吾以對。

特朗普又癲、又出位、又帶有岐視、又反全球化,其冒起是民主制度下結果,一旦成王,制度本身亦大有足夠能力令其出位、極端行為及決定受到制肘。

難怪,可樂迷話,邊個做都一樣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