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5日星期三

水到渠成


三度拒A股於門外,撇開固中原因,至少有幾點值得留意:
一,內地官方反應來得異得冷靜,有別以往即時逐點反駁,我國在一個商業行為決定的市場事件上,最少有一分尊重、
二,大行意見構成的預期混亂,投資者盡量引以戒。
將充斥人為意願的決定,茂然科學化處理,芸芸五成一、七成等等機會率估算,製造錯誤預期,理應譴責。
三,國際投資者對內地市場審視門檻越來越高,內地當局同樣要予以檢討。

老卓,卓伯德說得對,摩指屬於份外保守機構,不會急你所急,而整個考量指數納入與否過程,機構大戶具備最終話事權,難怪,摩指公司亦承認,不排除再額外附加條件。

中證監強調,沒有A股的國際指數就是不完整的指數,但對國際投資者來說,寧愛不完整的指數,也不願承受市場、資金及監管風險。

於時,抵死如彭博,其寫字於評論文章以大字題標說:
Thank you MSCI,投資者應該慶祝。

評論及大行多數認為,摩指綠燈漸行漸近,釋出相當正面訊號,惟事實不然。

證據之一是,有關資本帳,資金流動、調撥及QFII額度等問題,忽然舊事重提。

正因如此,整個入摩程序,亦已由原本剩下的股市相關技術問題,再回復至資本帳及金融安全等大命題,以現時速度移動,信明年中前提早入摩,怕而有點天真無邪。

金融時報讚大摩決定同時,提出一點相當簡單,中國作為最具商機,但最高監管風險、最高潛在波動、最有匯率政策不明朗因素之一的市場,入摩指形同向投資者下強逼購買令,作為交換條件,機構戶必然對自由進出,可入亦可出、來去如看的要求大幅提升。

新華社評論其實可圈可點,既重申不為入而入的立場之外,並補充,入指數進度建基於兩者對接,良性互動、水到渠成,簡單講,要你情亦我願。

中環人聽聞,有別於股災前著急,我國今年對入摩相對甚Hea,為什麼?
觀察家相信,權威人士早有提示。

內地對股市取態已由努力推動,降格至怕A股動盪添煩添亂,而去槓桿行先、金融安全抵線不放、外資就是索羅斯的假設下,入摩被否決,正正是阿爺意願。

有留意的話,內地靜得殊不尋常,期間人仔低調地貶值、改革監管機構,一行三會等構想,當日高調提出,近日低調地消失於無形,部份中央智囊更高調撰文建議,人行、銀、證及保監不宜合併,相比之下,你再說深港通,實在太過渺小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