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2日星期三

李嘉誠稅

加企業稅解決貧富差距,建議出自李嘉誠口中,隨即令沉悶乏味話題,又變得稍有新意。

印象中,李生從未公開建議過加稅,頂多02-03年,期時財赤惡化,曾提到,不介意加稅一、兩個百分點,除此之外,別無其它。

而有趣是,首富包袱陰霾,曾經何時有團體倡議徵收李嘉誠稅,今日,李嘉誠變相將李嘉誠稅發揚光大、何其諷刺!

諷刺在於,按2015年年報,長和本港稅項開支,不計遞延的話,僅僅1.5億港元,香港以外為25億。就算計埋預繳都是2.3億,以去年長和賺300幾億,加多幾個百分點又如何?

再數多一年,2014年本港繳稅3400萬,老霍可能比長和俾得更多!!

不論按前年或去年在港繳稅金額基礎上再加一至兩個百分點,多收所得未夠政府改垃圾桶涉及開支。

李嘉誠認為,香港要成為一個有希望社會,貧富差距要解決,向企業收徵一、兩個百分點稅收,用於福利,惠及基層,一切想得美好,但須知,當中關鍵在於政府收入再分配功能及其技倆,而關鍵中的關鍵,莫過於他口中形容,能令香港人感到希望的特首出現!

誠哥以加稅收窄貧富差距建議,西方近年早有討論,而將討論推向頂峰,或多或少是兩年前,法國經濟學者Thomas Piketty七百多頁巨著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的出現。

Thomas Piketty論據頗簡單,簡單以R>G描述,或財富增長大於經濟增長假設,貫徹形成貧富差距核心範疇,按他指,避免情況演變成世襲資本主義的出現,只有兩條路:
一,經濟大幅下滑,破壞財富、
或二,政府介入,於是他倡議向富豪開刀!!

如果財富增長遠高於經濟增長是造成貧富差距惡化的話,李生建議似乎並不可行,事關:
一,包括他在內有錢佬,其實毫無影響、
二,經濟不滯、企業盈利亦會受影響、稅率多交,但稅額似乎不會有多。

經濟學者擔心,用超人方案的話,社會不均反過來會更糟!!

其實,無論施公、王于漸等,早有提及,當前社會不均,大前題在於好一大批基層,不能分享資產市場上升得來的成果,一年復一年的央行政策鼓勵富者越富,一年又一年的陳德霖政策,拒絕貧者上車,如是者差距一年又一年擴大。

誠哥走出富豪框框,本來應予以一讚,惟其意見絕非超凡脫俗,極其量只會為社會製造少量消消氣效應而已。施公,老王不約而同提及廉價出售公屋,讓更多人有資產,更多人可享受,反而來得更實切。

或者,李生可用大量閒地,造一批廉房,零首期揭讓基層上車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