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3日星期四

漫長一夜


彭博稱為「最後審判日」,更多交易員形容、今晚係漫長既守夜。

包括花旗、高盛同大摩幾間國際銀行,都要求高級職員同交易員要通宵留守,摩通就較有良心
喺金絲雀碼頭辦事室隔離、Book 定酒店房比員工。

花旗就安排的士、確保交易員可以準時零晨四點前,返到交易枱。

高盛私人銀行甚至向客戶表明、有需要可以徹夜為客戶落盤,前題係流動性仍然充裕。一啲網上交易平台好似CMC,就要額外請多3、40人,確保通宵運作期間可以應付突發情況。

亞洲呢邊一樣唔好過、香港、新加坡Trader已經落指令,凌晨三點要見人,UBS較有良心,唔該5點前返到!

英國既銀行業一樣係嚴陣以待,有銀行透露當局要求進行壓力測試,包括要測試在最極端情況下,對銀行的提款壓力,甚至包括可能出現的資本管制,以及應對英鎊下跌兩成的模擬情況。

銀行高度戒備、又要做壓力測試,又要人守夜,但相映成趣係,市場似乎仍然非常樂觀。甚至至有個想法,係賭彩賠率係真金白銀買「去留」,所以傾向信博彩結果。

但唔好忘記,博彩賠率背後、其實係一個「賭」字。講得係「賭仔」,點解可以左右真正公投結果? 到底邊個係因、邊個係果?

講到底,都係一個賭大細問題。

唔好忘記、今次英國係一次涉及4600萬人全民公投,民意其實就好似「女人心」一樣,可以隨時不問理由出現搖擺。以民調只有幾個百分點差距、根本連統計學上既Standard Deviation,都超出呢個範疇。

民調固然會有偏差、但以公共選擇理論脫歐派就有清昕立場,有好強動力主動投票。相反留歐派就只係要保持現狀,加上民調暫以留歐領先,更可能降低投票意慾,令結果可能出乎意外。

觀乎官方開始以「靠嚇」手段、迫選民出手投票,話脫歐會令每個家庭會損失4300英鎊。不過過有政治學者已經指出,今次打經濟「靠嚇牌」、其實可能已經無咩作用。

特別是、普通選民更關心係發生喺身邊既事,包括流入更多移民,對醫療同教育制度既壓力
高樓價、甚至係壓低工資。作為香港人、呢啲係咪似層相識?

博彩可以係真金白銀,在街頭排隊換鈔,何嘗不是真金白銀? 拆局不是要危言聳聽,但恐怕目前市場係太側埋一邊,低估脫歐既可能性。

有對沖基金表明、以Brexit 呢啲重磅議題,一旦有差池,跟本係Unhedgeable,即係難以對沖,出事後果肯定如雷曼倒閉咁災難性。

好似沈大師所講、即使英國留歐,資產市場再升空間好有限;反而一旦出現脫歐,下跌可以係深不見底。投資者要自保,做足風險管理其實係有需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