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6日星期三

1985


日日新低,日日低,打從英國事件起,朝六晚十二,先由澳洲,繼而最後到美國,幾乎每隔半小時,外電就會大字標題彈出債息新低。

日本連二十年公債亦見負數,換句說話,日本大型基金最少要購入三十年或以上債券,才有利息正回報,安倍與其搞三枝箭,倒不如盡快發行一百年或以上債券填補。

日本大型退休基金相當大鑊,一方面,債券市場表現令退休基金承諾回報難以達標,情況等同美國退休基金一樣。

另外,債券升值令到基金基準投資比重出現不平衡,於是,股票越跌需要越買入情況,按美林估計,未來一個月最少涉及四百億美元,可捕捉能見度,猶勝去年今日中國國家隊入市。

政府債負息已不再新聞,繼惠譽後,彭博亦算出全球負利息債券涉及已達十萬億美元,一場公投,負利息債券多了一萬億。

但有否想過,十萬億負息債之中,有幾多屬於企債?

原來截至六月底,粗略估算最少有360億美元,技術上,全球已經有好一批企業發債集資,不單毋須付息,反而有息可收!!

當然,企債負利息暫時僅屬個別及只限於二級市場,強生,GE、Philip Morris等短債上兩星期,已率先在歐洲二級市場出現負利率,而拜「吉叔」啟動購入企債所致,聯合利華等一線歐洲企業,日前更以零息發債成功。

理論上,企債發債成本要在主權債上加一定溢價,目前,歐洲主權債與企債息差已收窄至三十八點子,換句說話,以德國為首國債一旦息率再跌多三、四十點子,隨時有企業發債真正財息兼收。

日日擦牙毋須主動同人講有擦牙,平日少做人野、唔會四圍話自己今日有做野,股市如果有自然增長賣點,亦根本毋須要大行日日重複抵賣。

試想,如果企業透過債市集資有錢收的話,仲要股市做咩!!

其實不經不覺,香港十年外匯基金債券息率已跌至0.87厘,以一日一點子移動,難道一、兩季後,香港亦出現負利率環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