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4日星期四

南克量寬太郎

事緣一篇報道,港股下午忽然擬似重振雄風,收市十三個月首破二百五十天線,不怕相逄恨晚,至怕浪子仍未回頭,留情過來再忽袖而去!

彭博下午再跟進Monster Ben,或被日本奉為Master的伯南克日本之行,話說Master早於年初已向安倍智囊力勸發一次永久債,來一次石破天驚舉動,通縮就會離東瀛而去。

智囊聽畢,隨即建議Master見Abe,拖拖拉拉日前才成行,擺明,市場再次為直昇機造勢,逼令黑田月底開飛機。

伯南克三字值千金,試想,打從上周傳出黑影後,日圓由102左右跌至近106水平,日經平均指數因Master之名,累積升超過千三點,「飛機伯」停留幾日效力已大,安倍要刺市況,搞活氣氛,倒不如力邀Master Ben留日定居,並賜名為「南克量寬太郎」!

「南克量寬太郎」的存在,成為美債最佳推銷員,叫你印錢,進一步推低負利率,變相令美債更見吸引力,如此吃重,美國豈會讓他入藉日本?

反過來,老Trump或拉莉姐好應該考慮聘「南克量寬太郎」為競選拍檔!

由前聯儲局主席,變為美國副總統?! 嘩,咁爆?!! 但世事無奇不有,十年期德債首次負息發行,政府發債變相有錢落袋,阿太默克爾理應愛上卡倫梅;

同日瑞士40年債息亦負利率發行,三十五年的債券大牛市,未見歲月摧殘,反而越見老而彌堅。

35年的債券牛市,單計今年以來日本及美國長債回報就升近50%及22%,但令投資者迷失的是、同期環球股市不單收復英國脫歐後失地,美股更率先創出新高。

華爾街日報不禁質疑,股市及債市投資者,是否居於唔同既星球?

大摩說得坦白,債市投資者並非預期「世界末日」、只是買重注相信中央銀行會在危機出現之前,再次大手「放水救市」,進一步推高債價,形容這種心態是「不對稱貨幣政策反應」。

星展湯美觀察得妙,家下,全球投資者視買股票為收息、買債券為升值,為Captial Gain,反而買股就揀高息股,跟以往完全調轉。

無他,四十年期日本債息半年內回報四成八、三十年美債債息年內回報兩成二,無息收,但大賺債價,同時間防守及公用股組合提供息率回報,市場依家財息兼收。

又來一個老問題,凡事總有盡頭一日,老牛債市又如何?
中環人相信,情況不外乎幾樣;
一:一線主權國違約、
二:負息幅度到達不能接受的討厭水平,基金改章程以股代債、
三:伯南克反常,竟然四出建議加息。
Ben, You was the future onc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