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6日星期二

有所作為


內地有趣,大叫大嚷流動性陷阱之際,卻同日時間不間斷式呼籲減息降準!

既然流動性陷阱意味貨幣政策失效,又為什麼要再力叫加大貨幣政策?

繼上星期淨投放逾二千億後,人行銀行放水部隊又再逆回購餘千億,令不尋常事情更不尋常是,內地一線債息不斷回落,長年期債息更創有記錄低位;反過來資金市場不斷趨勢,上海同業拆息以隔夜為例,持續高於兩厘樓上,而隔夜質押利率更升兩厘,至三厘四水平。

有交易員指、踏入七月中以來,即使人行不斷擴大流動性淨投放,但市場資金供求仍逐步趨緊,尤其是隔夜資金拆借難度更大。

部分原因源於企業繳稅、同時與人行匯率維穩,消秏外匯佔款不無關係。高盛之前就估計,上月內地資金外流就倍增至490億美元。

內地近日話水緊,除上繳稅項因素之外,原因不詳,據報銀行好心,十四日期資金以兩厘七拆出,爭崩頭之餘,部份基金更願意出三厘半搶錢!!

賓卡懷疑,近期資金市場情況跟第三季債務到期高峰期不無關係,最少近日東北特鋼明爆、暗爆,總之就令交易對手風險大增,更何況,短期債券到期規模數千億計,阿爺話繼續違約,我不知怎樣辦好!

人行加大市場操作力度,會否跟債券到期高峰期有關?
Who;s know?

官方證券日報在頭版刊登評論文章,居然將矛頭指向人行逆回購及MLF,表明只是將流動性矛盾延後、並無增加市場流動性,更稱在供給側改革的特殊時期,貨幣政策應該有所作為。

但可以肯定現時內地市場層面,M1,M2差距六年最大,歷時最長,至今仍然撲朔迷離。

M1規模目前高達44.4萬億人民幣,當中MO佔比不多,反而八成半來自企業存款,企業有錢不投放,既可以說陷阱,但投資回報及借貸成本仍然遠高於存款利率,亦不構成陷阱定義。

說穿了,直正構成當局怪現象,乃不明朗陷阱所致;
政策是保底,抑或改革?內地部委以至領導層決策的連慣、以至匯率走勢等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