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7日星期四

疏堵並用


資金流走壓力重燃, 但人民幣持續貶值未有再觸發類似去年8月及今年1月的市場恐慌

今年以來, 人民幣兌美元貶值近3%, 創2010年底以來最低水平。單計第二季貶值幅度達2.92%, 為1994年匯率並軌以來最大季度跌幅。

同時兌一籃子貨幣CFETS亦接連創出新低

不過匯率貶值同時, 外匯市場表現平靜, 境內三個月外匯期權以及在岸及離岸差距反映的沽空壓力, 均較之前顯注下滑

彭博話外匯市場「處變不驚」. 要歸功於人行「疏堵並用」的對策, 一方面提高中間價透明度, 加強市場溝通, 同時加強跨境資本流動管理, 壓抑抄賣活動, 成功管理市場預期

有經濟學家指, 自811匯改被批評, 與市場溝通不足後, 人行刻意改善了溝通機制, 好像星期三晚人行就刊登外匯交易中心文章, 解釋英國脫歐, 市場避險情緒升溫, 才導致人民幣兌美元大多偏向貶值

與此同時, 去年底實施一系列資本管制措施, 不單未有放寬跡象, 人行更針對境外機構沽售遠期人民幣需繳付額外兩成準備金

不過有經濟學家指, 單單靠管制行為壓抑抄賣, 就好築堤壩防洪, 如果不設疏導, 仍然有缺堤風險

華爾街日報報道, 面對內地再次出現資本外流, 今年多家已放棄沽空人民幣的對沖基金, 有捲土重來跡象, 以美國丹佛為基地的Crescat Capital重新部署沽空人民幣的淡倉, 認為英國脫歐加大人民幣貶值壓力, 指目前是沽空最好時機, 暫時已獲利近7%

另一間對沖基金亦表明, 以目前過分平靜的人民幣市場, 正好是以較平價的市場波幅, 透過期權沽空人民幣

面對大鱷再次來勢兇兇, 有內地銀行外匯交易主管指, 七月以來人行有跡象減少在市場干預, 讓出更多空間由市場自行調節, 相信只要不引發單邊貶值預期, 由市場供求制衡沽空, 反而更加有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