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6日星期二

德拉吉的秘密武器


全球中央銀行,一直抗拒將紙幣最大面值增加,眾所周知,其中主要目的是為防止洗黑錢,從而增加走資及以攜帶方式的非法資金轉移難度及成本。

由2018年起,歐洲中央銀行將歐元紙幣最大面值,由500降至200元,500元歐元現鈔停發,簡單一個題材,金融時報加以想像,原來可能跟歐洲央行避免超級寬鬆及負利率政策失效有莫大關係。

德拉吉爺奉行負利率,目前金融機構過剩資金存放於歐洲央行,因為負息關係,機構額外成本就要26億歐元。

打從今年起,日本東京三菱拒絕當公債交易商,英倫銀行買債不足額不達標,均被視作違抗聖旨一種。

至於歐洲大陸,繼德國商業銀行不排除用黃金倉存放現金外,最近,瑞士某大保險基金亦企圖要求將存在銀行的現金全數取消,改為自行以現金形式存放,避開負利率,結果要求被拒。

若越來越多機構取走現金自行存放,某程度上,吉爺負利率傳導就會失效。

但FT計算,因為現金面額由500降至200關係,一個公事包,頂多只可以塞滿相當於240萬歐元現鈔,比之前少超過一半;
一張四呎半雙人床,僅足夠放一億歐元,一間標準酒店房間,存放二百歐元面鈔總量約119億,如果用26呎貨框車,最少三百架才夠運走歐洲可流通現鈔。

運輸及存倉成本之外,據歐洲銀行界估算,要為已存放的現金投保,保費介乎總額0.5-1%,以0.75%中位數計,一個公事包240萬歐元現鈔,保費涉及18000歐元。

一間酒店房架放的現金,涉及保費更達9000萬歐元,所以咪無得同吉爺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