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0日星期五

季結


第三季港股錄得09年以來最大升幅,更跑贏全球主要市場,說來諷刺,真正令股市在第三季起步,其實始於英國脫歐之後。

本來以為的世界末日未有出現,反而催生了一批「資金難民」:擔心全球央行繼續加大印鈔,全球債市率先步入負利率,日、英、德、澳洲國債息率均創新低,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跳升至13萬億美元的不可思議程度。

負利率之下仍然要買國債,投資者不是傻的、只是希望債市牛市可以千秋百世、令更傻的人接下自己的負利率資產: 換言之,看重的不是回報,是要求債券升值。

「資金難民」的另一個出路,自然是有回報資產,普天之下,除了新興市場,仲有好得過? 資金大舉流入亞洲,有回報、穩定派息的股分成為了資金竉兒,君不見一隻領匯長升長有?

不過展望下一季、不論高盛或匯豐范卓雲,都提出應該減磅。

他們都同意,第四季最大風險不再是源自中國,而是來自西方。更不明朗是風險相當密集。

先不說正在醞釀爆煲的德銀,美國11月初總統大選、之後到意大利12月就憲制進行公投,中間更夾雜英國開始正式展開脫歐程序的不利消息。

市場的確可以將超級星期三的電視辯論結果,當作利好消息,因為之前希拉莉實在出現一些令人不安情況,一旦見她台上龍精虎猛又有備而戰,金融市場就好似找到水泡,將短暫利好消息放大。

不過愈來愈多政治評論提出、以特朗普的一副毫無準備,亂駡一通,只懂將責任卸給他人的狂人,換作正常時期,老早就已經被選民拋棄。但何解今天特朗普仍有四成多支持度、可以同希拉莉叮噹馬頭?

其實都不用多估,一切與英國脫歐背後理由完全一致: 選民、特別是低下階層,多年來深受特權及富裕階層剥削,今天決定以選票來一個了斷。

這種民粹、反制度、反自由貿易反全球化的浪潮,其實已經席捲全球。你說他不理性、其實背後都是有計算行為,只是將不滿化成行動。

特朗普正是看中這種民粹主義抬頭,自己明明是成功商人,卻包裝成不滿現狀、不滿特權的為民請命分子。這點、無論希拉莉如何辯才雄渾,先天身分已註定她毫無還擊之力。

經濟學力對於這種鼓吹相當憂慮,今期就以封面還擊,指出自由貿易不單對新興市場民眾生活大有改善,對西方國家本身亦是大有好處,而且是愈低下階層、其實保障愈大。

以一個對40國家進行研究顯示,保護主義只會令最富有消費者,損失28%購買力;但對最低下階層的購買力,損害卻達到63%。

經濟學人引用1840年以來,對自由貿易的讚美,指開放經濟就帶來開放機會,相反保護主義只會令權貴獲利、低下階層被剥削,這個道理,在170年後仍然適用。

只是、經濟學人這種維護開放經濟的自由主義立場,今天似乎已經漸失支持,與民眾好像愈行愈遠,坦白講、有點孤掌難鳴的悲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