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9日星期五

偽. 大時代


風水輪流轉,去年大時代,港股之「掂」,原因為內地「掂」。

到今日之「掂」,與其套用任何主題或概念,實在一點,乃建基於內地市況及投資環境「唔掂」!

港股「步大力雄」多日,內地股市大部份時間動彈不能,罕見抑或新常態自有判斷。

最新資金流數字,十星期持續資金流入區內,中國股票僅佔一億,反而港股見大幅流入。

過萬億潛在險資流入港股,屬於「偽標題」,逾十萬億險資可運用餘額,豈可簡單用一成半海外投資上限來衡算港股所獲受惠?尤其股票上限保監亦有限制。

但撇除偽命題的數字推算,內地忽然放行險資進一步出境,反映幾件事:
一,內地市場深度不足,根本不足以應付金融行業發展需要,
二,資金外流威脅下,內地當局其實根本不介意讓資金循正統途徑外闖
三,出現第二個情況,觸發點某程度上是內地擔心資金氾濫,泡沬風險急升,M1及M2剪刀差其實可見一班。

近期,先有外匯儲備減幅多於預期,繼而盛傳人行離岸市場夾息,以阻人民幣貶值預期,兩者言之成理及符合邏輯,但如果內地如此害怕資金外流,為什互聯互通額度不設上限、又在貶值期間開放險資,製造過萬億偽命題?

其實撇除第二點有關人行離岸夾息,儲備下降及險資開放衝關並不存在衝突,用高盛說法,互聯互通屬在嚴密監察下框架下,提供合法走資渠道,怕你什麼。

提到夾息之說,中環賓卡認為,人行故意離岸市場做手腳壓抑貶值預期,可信性實在不高。

賓卡提出,由於境外人民幣資金池減少,連八十八層高亦預告八月數字跌更多,同一時間,去年八、九月份,小貶事件前後,大量人民幣相關對沖合約近日到期,於是觸發對人民幣資金需求偶爾上升。

另外,人行干預手法一向快狠準,觀乎今次,不溫不火,不似干預,花大量工夫,僅僅托高「幾十滴」,何苦呢?

最後,央行夾息,從來全線夾,惟從昨日所見,升幅最大其實集中Tomorrow and next day拆息,即比隔夜稍長的Tom next,又完全唔似干預手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