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0日星期四

最後辯論


來到大選前最後一場辯論,互相人身攻擊,其實都係意料之內。

認定是Trump Proxy的墨西哥披索,一度上升0.4%,升至9月初以來高位,今個月以來累升5%,其實已經話左比市場聽、Money already voted.

對於移民政策、特朗普重申要在接壤墨西哥邊境修築圍牆堵截非法移民,有基金已經表明,唔使睇民調,如果市場真係認為特朗普表現較好,市場反應唔會係咁。

但今次辯論最大頭條、最後居然變成特朗普拒絕承諾,敗選的話會否接受結果,事件不單突出佢唔認輸既性格,更直接沖擊美國人核心團結既價值觀,就令自己再輸一仗。

離大選只有二十日,最後關頭大行都派定心丸,瑞信就出左NOTE,表明無論係希拉里定特朗普勝出,其實股市大部分已經反映風險在價內。

特別係即使特朗普爆冷、少量推行保護主義,其實對股市都未必係壞事,原因係推高通脹預期,以及全面減稅,反而可能對股市有正面刺激添!

高盛就更加驚報告唔夠Juicy,特別搵左2000年以來,有98%準確預測大選結果既維珍尼亞大學教授薩巴圖,認定希拉里肯定可以入主白宮,但民主黨將難以同時控制參眾議院,預期共和黨仍然可以穩操眾議院既控制權。

經濟政策方面,高盛就叫市場唔需要太過興奮,因為就算希拉里勝出,最大刺激主要會是美國的基建開支,但其他包括稅務及貨幣政策,其實未必有好大轉變。反而股市會因為好消息已反映價內,有機會反高潮倒跌。

不過逆向思維,到今時今日特朗普醜聞纏身、辯論中又一味只係轉移話題,但令人驚奇係CNN民調,話佢表現較好既人,仍然有39%,只係輸希拉里13個百分點,加上其他民調都只係相差幾個百分點,呢樣先令人匪夷所思。

好似經濟學人解釋,如果特朗普最終勝出,贏既原因同佢本人其實無咩好大關係,主要都係因為「民粹主義」抬頭,人民選擇離棄精英同利益團體,係一個反建制既公共選擇。

但悲哀既係、一旦保護主義抬頭,增加政府開支甚至鎖國,共實最受損害,反而係普羅大眾本身。當然,未試過教訓、其實唔會有人明白代價會有幾沉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