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一路好走


當特朗普贏出大選之後,摩通總裁戴蒙向屬下員工發信,指經過Brexit 同大選之後,投行都應該了解到、一般民眾的挫敗感,日後要留意既,應該由wall street 轉移至main street。

無獨有偶、美林亦提出類似睇法,指政策由照顧華爾街轉移至照顧主流,環球政策勢將出現重大調整。

所以不單是特朗普勝出令人意外、金融市場的應對變化,同樣令人手足無措。

RISK OFF 半日間就轉成RISK ON,美國債市出現近三年半以來最大單日跌幅,蒸發3300億美元資產,
其實比股市倒升更值得關注。

由市場之前預期特朗普當選、會引發避險情緒,令資流出股市流入債市避險。但實際情況剛好相反,美股迫近新高,債市反高潮出現三年幾來最大沽售。

美國30年期債息逐步回升至2.81厘,是今年一月以來最高,更是2013年中聯儲局暗示削減買債以來、最大的單日升幅。而十年期債息亦升至2厘以上,同樣是一月以來最高,債息孳息曲線,一夜間變得大幅傾斜。

埃爾阿利安El-Erian認為,特朗普未有明顯政策傾向才是市場最大不明朗因素,一旦大幅擴張財政政策,會引發通脹預期,會令債市出現恐慌拋售,恐怕長達幾十年債券大牛市結束。

麥格理RIP三隻字來得精警,要警惕既,其實係過去十年由伯南克一手創造既QE,係咪應該到左壽終正寢之時?

麥格理以「現狀一路好走」,稱投資界一直希望安於現狀,惟不論英國脫歐及美國大選結果,均顯示全球正尋找新均衡點,三大不明確因素:
央行獨立性、
全球化自由貿易去向、
及政府如何加大財政政策、
在不確定性充斥下,全球市場難言穩定,只會導致進一步波動。

之前一力呼籲支持希拉莉的經濟學人,事到如今亦指出,特朗普當選是年內,第二次對投資者做成的政治震盪,反映正是民粹主義在全球抬頭。

不單減少國際之間合作、對全球的貨品、人流及資金流會面對更大限制,情況就一如三十年代「大蕭條」後景像,跟本不會有贏家。

投資者短線可能會因為幾個交易日的反彈而興奮,但長遠要面對的、恐怕是更漫長的經濟衰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