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星期四

行長在哭

對於美國市場而言,股市創新高,已等同於朝早起床要擦牙,份屬例行公事。

而對於內地資金市場交易員來說,每天說句「頭寸快乾了」,就有如返公向同事講早晨一樣,已經習以為常。

內地國債收益率於二級市場稍為回落,但幾宗由政策部委發行的新債,中標利率均較預期高,更甚是,內地市場資金利率仍然高企,未能引起關注,可能在於今次出現低調地持續龜速向上。

由於資金緊,人行本月查實低調地加大向市場注入資金規模,但以七日期上海同業拆息為例,不經不覺已升至近兩厘半水平,較人行七日期逆回購操作利率,高出近四分一厘、三個月及六個月,更連升26及32個交易日。

目前據統計,行將到期,但仍未到期逆回帑購存量高達一萬五千億,創下九個月以來最高,人行取態及其市場操作模式,某程度上已由主動變得被動。

最初最當局原意在經濟活動正常化後,將貨幣寬鬆力度減弱,既控制槓桿,亦減低表外銀行活動所構成風險,奈何,市場利率一旦一如部份外界所指有結構性緊張問題,情況在在截然不同了。

內地利率市場不能反映事實全部,如果參考離岸利率互換掉期市場的話,現水平,其實市場正在反映一年後七日期回購利率最少升四十點子,而基於掉期市場構成的利率上升預期,逆回購即使不斷加大,市場仍然會湧搶資金。

反過來,若人行主動下調逆回購利率以引導市場的話,問題就更加之嚴重,隨時會發行貨幣政策錯誤預期。

令情況變得更複離在於,七日期逆回購資金,佔銀行需要續期資金比重已由八成跌至四成左右,銀行頭寸組成部份,既夾離更長期逆回購,中長期借貸便利,以及來自同業之間拆借。

以此推斷的話,內地有聲音已認定,人行逆回購對市場利率引導作用已大幅下降。

增加依靠同業借貸作為銀行資金來源,對內地而言,有需要正視,重要性其實不下於不良貸款比率問題。

過去幾年,內地不斷出現貸款增長大於存款,導致銀行體系負債中,同業拆借悟比由六年前近零水平,升至三成。

歐美式交易對手風險在內地出現,目前仍然難以想像,但阿爺搞去槓桿、民間資金又外逃,頭寸正在乾,可能小川也正在哭。

難怪,總理會見經濟智囊,座談會上與會者力倡收緊貨幣政策,到目前為止,官媒仍然未有大字報道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