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取而代之?


觀乎今次特朗普唔選擇傳統媒體發放上任大計,反而在社交媒體包括facebook同youtube公布,可以想像佢同傳統大亨關係非常之差、難怪會出現佢大駡CNN係騙子既說法。

但如果睇內地媒體解讀,特朗普表明退出TPP,輿論幾乎一面倒覺得中國可以乘勢堀起、有機會統領東南亞國家,在經濟甚至政治上取代美國擔當主導角色,就更令人擔心。

的確,對於TPP其他十一個成員國來講,就幾乎判左死判,難怪上星期先沖著要同特朗普會面既安倍晉三會咁失望,表明無左美國參與,TPP就變得毫無意義。

但將特朗普退出TPP、視為「美退中興」既想法,其實係基本乏視左特朗普經常掛在口邊,要美國再次強大既口號。金融時報提醒,特朗普當選、其實係形成左中美改革賽跑既局面,今次輸既一方、好可能要令上沉重代價。

以特朗普主張一切以美國利益為先,日後會要求過去在亞洲的盟友自己承擔更多區域安全的責任,做法正正同六十年代未、七十年代初的「尼克遜主義」很相似。

當時蘇聯就以為可以乘虛而入,結果大搞擴張,最後反而不是改革太過激進,而是漸進式改革無法推動,改革麻木、改革已死。導致最後各種斷層式崩裂,令政府最後跨台,出現東歐變天,就算之後俄羅斯以休克式療法,經濟仍未完全復完。咁到今天的中國,歷史又會否重演?

有內地學者更質疑,中國除左有錢之外,連自己的國民都吸引唔住,又有霧霾,高官有錢人都將自己細路送到外國去,根本就缺乏軟實力,要取代美國地位、根本係天謊夜譚。

法興列出左2017年最大機率既黑天鵝事件,包括全球、特別是歐洲的政策不確定性、國債收益率向上、中國經濟硬著陸等等,其實都耳熟能詳。

反而機率只有15%的孤立主義抬頭,先值得警惕,因為一旦爆發全球貿易戰,受損害既、唔會係而家既資產階級,首先失去工作的、會是在全球支持民綷主義的低下階層,如果最終陷入社會不穩,恐怕呢個先會係下一次衰退危機既罪魁禍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