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不合時宜

如果歐達禮今日SPEECH 可以早一個月提出,其實已經可以係為整個上市架構諮詢文件,做出最強而有力既回應,奈何就係遲左一個月。

SFC由1988年戴維森報告書而來,由歐達禮自己親身打倒,並非忘本,而實情係上市公司商會等反對人士、經常就係拿著戴維森報告書做擋箭牌,指諮詢文件違反當日精神,而家就由歐達禮「普告天下」,四字寄曰:不合時宜。

確實,1988年監管環境,同2016年實在無法相比,當年縱有老鼠倉及人為造市橫行,但市場結構之複雜、資金來源國際化、加上財技及金融工具愈趨複雜,市場結構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雖然香港人而家聽「內地化」都會聞聲色變,不過歐達禮可能持著鬼佬性格「百無禁忌」,直指同中證監合作,已經係大勢所趨,呢點亦都突顯,單靠目前雙重存檔,似乎係難以解決更多上市公司出事。

其實歐達禮口中、講出高估值、股權又過分集中的大市值股分、都唔需要好多聯想,都估到係李生既漢能。

而對創業板,歐達禮都一樣唔放過,包括存在製造殼股及令人懷疑既配售安排,令去年上市以來的34隻GEM 股分,平均有七倍以上升幅,而在股價後一個月,市值就會「腰斬」一半。

公平啲講,將上市公司質素問題、全數變成上市委員會既責任,似乎係推諉於人,但作為最後努力去說服市場,歐達禮呢篇演辭,係好值得細讀。

歐達禮其實最後都有釋出善意,就係針對同股不同權制度,表明SFC其實唔係一刀切反對,最重要係有日落條款,同持股限制,其實螞蟻金服未必唔可以在港上市,唔知小加總裁收唔收到?

沒有留言: